馬家輝:2018有什麼事情將會發生?

有兩種趨勢最為可能。

一是華人企業財閥會加速他們的撤資步伐,並非不再在港做生意,而是盡快把手裡的籌碼「國際化」,財團根基轉移到海外,能賣的都賣了,能轉型的也都轉型了,用國際概念來做保護網,把雞蛋放在更大的籃子裡面,「去華資化」,努力逃避中國式法律的恐怖宰制。

另方面,弔詭地,或亦同時把資本「國家化」,並非像五十年代初的把生意捐獻給國家,而是加深跟國有資本的合作關係,依附特權合作者,當你變成「自己人」,萬事好商量,反正彼此是「命運共同體」,利益均沾,有話好說。

這態勢近五年來已很明顯,但自人大常委決議之後,中國式法律徹底凌駕《基本法》和一國兩制,華人老闆何其精明,當然走夾唔唞,加快腳步散水去也。低端人口走不出上海街的劏房,財團老闆卻今天想走便可明天鬆人,階級有異,能量不同,唯有祈求下世投胎有條好命水。

第二種趨勢想必是由阿爺出手,加強對特區言論的控制與封殺,這方面的工作包括收購傳媒和收買傳媒人,甚至啟動廿三條立法甚至推動把《國安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

理由非常明顯:當老頂把「全面管治」說出口的時候,阿爺已經決定只玩自己的遊戲,全盤踢開一國兩制的紙面具。有人說「人大常委就是法律」,這便是說,兩制已成一制,有理有據,此地我話事,多講無謂。在一制的概念下,隨時可由人大出頭釋法,若無法可釋,更隨時可由人大代為立法,兩制再無幻想空間,只剩下若干程度的言論自由,從阿爺的角度看,此乃管治盲點,唯有把這自由亦予收服,始算全面掌控成功。依此邏輯,阿爺不可能不做嘢。

「馬氏水晶球」是否靈驗,過完未來的三百六十五天,你再告訴我。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