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O-Camp culture

政府以「觀察」之名監視和記錄議員行動,事前不知道有否認真地想過兩個字——尊重?

議員經由選民選出,有民意授權在手,更是獨立的行動個體,開會或不開會,投票或不投票,走去這邊或那邊,皆有自主的決定能力和權利,他們要對選民和市民負責,是成是敗,是義或不義,皆自食其果,絕無理由要受由政府派出的EO職員步亦步、趨亦趨地「觀察」並記錄。當政府決定遣派狗仔隊的時候,如果心裡稍有「尊重」二字,肯定會三思,必定會猶豫,如果依然堅持出動狗仔,等於不知尊重為何物,把尊重扔進垃圾桶。

箇中之欠缺尊重,又分三個層次。首先是不尊重議員的獨立地位,透過「觀察」並記錄施以框限與壓力,直接影響了議員的「人格權」和「行動權」。其次是不尊重政府與議員之間的監察制衡關係,以保證行政暢順之名把議員置於老大哥的天羅地網之下。最後是不尊重行政人員的專業身分,堂堂EO,竟然被派擔任狗仔隊,在議員屁股後面跟出跟入,終而鬧出被搶手機的可憐結局,嗚呼行政官,下場如此,世界難撈,搵食艱難,信焉。

但這樣說當然不代表議員應用搶手機的方式對抗「觀察」,把粗暴無禮用於此事,得到的只會是反效果,主事者已是卅六歲的人了,如果連這都沒想過,或想過了而自控不了,實難讓人信任他的判斷力足以勝任,如同經過僭建事件後,誰都不會信任鄭司長的公正性。或許,這位八十後的傢伙在大學時玩過太多O-Camp,習慣成自然,把O-Camp文化的放肆表現貫注到立法會內,過火了,便玩出了禍。如同幾位被DQ的年輕議員亦用O-Camp的遊戲態度對待宣誓,至緊要好玩,結果玩出個大頭佛。

政治抗爭要勇敢,卻亦講求機智。O-Camp culture是否機智的行動選擇,用腦想想,便知道。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