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Rex的抉擇

港日大戰第七回合前暫停比賽,初時難免惹起疑惑,但三名拳證分紙流出,又有專家分析,應該算是讓人信服的公道。河野先生唯有自嘆倒霉,中途被止步,沒法發揮他最擅長的後勁。故事教訓可能是:拳擊畢竟不同於賽跑,「留前鬥後」的打法受限於「終止」變數,有來不及發揮本領的危險。打拳,恐怕要「有風駛盡(巾里)」,有今生、冇來世,由頭搏命到最後一秒鐘。

應否擇日重賽?據說Rex仍在考慮。但不知何故,據報按照合約規定,只有曹星如有權要求重賽,他可以「輸打贏要」,河野先生不可以。如此為真,這便有點突兀,使人替日本拳手多給了幾分同情。神奇小子有「不服氣」的機會,對手卻被剝奪這機會,為什麼有此條款,其實主辦方亦應好好解釋,否則容易給人「不公平條約」的觀感。

重賽與否確是艱難決定,不管誰輸了,都是雙倍的難受,面子風險甚大。原先勝出的人,重賽輸了,不僅是輸一場而更是「輸」兩場,因為先前的勝利光榮被打了折扣,那回的贏,彷彿不是「真.贏」,感受非常不良好。一旦連輸兩場,那更慘,先前的輸便被坐實為「真.輸」,沒有任何手風不順的藉口,唯有真真正正地俯首稱臣。

所以,決定重賽的人,需要非常大的勇氣,有意志承擔風險和結果,如同把最後一注賭本押到桌上,一翻兩瞪眼,輸拳的負面打擊往往比贏拳的快樂榮譽來得沉重。是否值得一博,Rex必須好好考量。

近兩年的拳擊熱潮令香港人甚為着迷。林鄭若要提升民間凝聚力,不妨加大力度推廣拳運,譬如說,同阿唐英年講講,西九文化區可以撥出場地和資源搞搞拳擊文化,讓西九變得動靜皆宜,效果必比由負責體育的民政局來得出色。民政單位做事向來慢如吃了百擔豬油,而且墨守成規,把拳擊這新興潮流交到西九新區手裏,容或破格,但只要做得有成績,沒人會反對。

至於民間的相關組織,更應放開手腳搞拳賽,例如鼓勵少數族裔拳手參賽,到油麻地或重慶大廈發獎金,吸引南亞裔和非洲裔人士加入。「和諧共融」嘛,這不是硬道理嗎?

而如果港九新界十八區的「社團」能夠巧立名目、派遣選手,那就更轟動了。什麼洪興什麼東星,像《古惑仔》電影般刺激精彩,必成觀光搶手項目。到後,如果那個執葉律師能跟港大那個四眼法律學者在擂台上隻揪,更是正中之正。殺無赦,口講無憑,對打為真,香港人熱切期待,世紀之戰,請有心人務必促成。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0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