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斐森怎麼了?

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在記者會信口雌黃,誣衊周二晚圍堵校委會的學生像「吸了毒」,受公民黨「操控」。好像日前葉劉淑儀說公民黨「迫」市民簽名反對小三TSA,我都好想知沒有「強力部門」的公民黨如何「操控」他人。

港大校長馬斐森在記者會說話不多,像陪客。他以不諳廣東話和香港政黨為由,說相信李國章的判斷。

前年佔領運動,馬斐森探望學生,在校內電郵譴責暴力﹕「無法理解星期日使用催淚氣的原因。」去年一月梁振英施政報告狠批港大學生刊物《學苑》,馬斐森回應:「學生有發表意見的自由。」七月底,校委會拖延任命港大副校長,學生闖入會議室,混亂平息後,馬斐森與時任校委會主席梁智鴻留下,與學生對話至深夜。當晚警方進入校園,事後馬斐森向全校師生發電郵表示「遺憾」。他一直呈現的立場是保護學生和大學自主。

上周二,爭取改革校委會的學生整夜冒寒守候,警方又再入校園,護送李國章離開,馬斐森留下與學生對話,但翌日廣發電郵,嚴厲譴責圍堵校委會的學生是暴民,損害校譽,校方會將現場錄影片段交給警方。警方已將案件列為求警協助及刑事毁壞案,重案組跟進,正中敵視港大的梁振英下懷。

學生的行動也許過了火,校長動氣,可以理解,但他始終有責任教導及帶領學生。大學的決定影響學生前程,怎能不慎重?怎可以因不諳廣東話就接受李國章嚴重的「吸毒」和「操控」指控?李國章在記者會數次點名指責本人,但周二晚本人根本不在場亦不知情,如何「操控」根本不認識的數百在場人士。校長應多聽校委會三位民選代表柯天銘、陳祖為和張達明教授,他們當晚在場,陳及張說廣東話,駁斥了李國章的胡言。港大已水深火熱,為何校長還要跟隨沙皇火上加油?

原文載於2016年1月31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