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路虎口上的綿羊老人​

5月6日明報頭條報道,警方指去年交通意外行人死亡數字81宗近六​​​​​長者。由於老人家​​​高危一族,以後一定不再「留手」,老人家都會照收罰單。數字得出「老人家『恃老賣老』、亂過馬路」的說法​​實情是如此簡單鑑於長者交通意外數字,對交通規劃又有咩啟示?

的確有個別老人家因橫過馬路而招生意外,但肇事長者的行為背後,是否反映交通規劃設計的缺失與不足?是什麼原因導致他們違反交通規則?隨住人口老化,城市交通規劃設計否更加「以人為本」,方便市民步行其實橫過馬路的問題並不限於長者,在年輕一族身上同樣時時發生。論速度同警覺性,年青人比老人家快和高相對能避免交通人禍。那麼,是怎樣的街道設計變相「鼓勵」大家衝紅燈​​

馬路虎口上的綿羊老人​

香港的馬路設計以車為主,政府多數​​​建天橋來​​取代紅綠燈​​​馬路就可以任汽車通行。以天水圍的天瑞路為例,居民需要在大街上走400多米,在附近無任何的商舖在旁的情況下,才可以走上行人天橋,走過對面的馬路。這就是「這麼近,那麼遠」的行人悲歌。

​​汽車效率得以提升卻奉上行人通達性的代價,​​繼而鼓勵更多行人犯法橫過馬路,或乘搭交通工具,造成一個惡性循環:​​馬路空間更加重車輕人只會吸引更多汽車在路面造成更多空氣污染​​

​本會早前已提倡應在一些老年人口較高的社區劃成「車速30社區」:道路安全研究小組主席鄺子憲研究,假如有關車速限制僅限每小時50公里,撞倒行人而引致的死亡率會高於50%;而假如社區既街道車速限制係每小時30公里之內,即使有人近距離被車輛撞中,死亡率可大大降低至5%以下。

研究亦曾以尖沙咀為例,彌敦道平均車速因交通擠塞每小時只有40公里,而麼地道平均車速每小時亦只有30公里。因此,限制車速想法可因應地區車流特性而制訂。以整個尖沙咀的格局來看,主要幹道平均車速每小時40公里,內街平均車速每小時30公里,有關措施對​​區內交通暢​​影響不大​​

​​昨發生致亡交通意外,亦非違法橫過馬路所致,而是高速駕車造成無辜行人傷亡。旺角一小巴轉彎撞倒一個過安全島的70歲老婦,當場死亡;觀塘架貨車突然失控,撞向燈位過馬路65歲老婦,造成重傷。

​長遠而言,整個交通規劃應因時改進,從「重車輕人方針轉向​​​​鼓勵步行單車代步的人本設計​​,從城市環境改善市民生活習慣和行為,改善行人健康,以減低人口老化帶來的醫療隱憂;同時亦能​​​改善路面空氣污染,外國曾有文獻指出,提升街道可行性5%,便可減少6.5%的汽車行駛里數,從而減少5.6%的氮氧化物NOx和5.5%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的排放。

​面對交通死傷,政府責備違法行人以外,更應檢視整個街道設計,從根本解決橫過馬路問題,讓老人家安心上街,過一個健步安全的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