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為何要收購《南華早報》

12月11日,阿里巴巴集團花20億港元把《南華早報》收入囊內。至此,阿里帝國的媒體版圖擴張至25家,為阿里公關再添一利器。

阿里玩傳媒想幹什麼?從商業上講,阿里是在探索更多的大數據模式。如今阿里擁有國內最全面和完善的電商交易大數據、最強大的大數據分析團隊,一旦這些大數據與媒體有針對性的報道內容結合起來,有望發掘出更大的商業價值。阿里系旗下的阿里巴巴B2B(business-to-business)、淘寶、天貓、螞蟻金服等,都可以為財經媒體提供海量的大數據,經數據專家處理後,形成專業的商業趨勢報告。不過,馬雲的野心看來不僅只是打造一家彭博社。

資本家花了錢 憑什麼不當老闆?

今年6月,阿里投資12億人民幣,成為第一財經傳媒的第二大股東。但可惜的是,雙方剛剛達成交易,第一財經傳媒總經理秦朔就選擇了離開,去大學搞研究工作了,不和馬雲玩了。

如果秦朔看到今日阿里的態度,也許他就不會走了。在收購南華早報時,阿里巴巴集團執行副主席蔡崇信發表了致南華早報讀者的一封信,強調南華早報將繼續保持採編獨立,以客觀、準確與公平的方針報道新聞,「日常的編輯決定將會由編輯們在新聞編輯室裏做出,而不是在董事會裏」。

話是這麼說,但資本家花了錢,憑什麼不當老闆?甚至允許自家的媒體罵自己?這不符合邏輯。資本家的想法與新聞的價值觀永遠會有矛盾。香港媒體人艾理堂說:如何維繫南華早報公信力這100年積累的無價財富,維護南早以客觀中立贏得的品牌美譽,都將是新金主所面臨的最大挑戰。

如有可能 馬雲必會連夜收了財新

馬雲一定有自己的想法。

阿里巴巴作為平台,因第三方的過失而陷入負面新聞當然是難免的。阿里在美國紐約交易所上市後,已然成為全球性公眾公司,立刻通身透亮,從阿里在美啟動IPO(首次公開招股)被《紐約時報》打上「紅二代」的背景標籤,到《巴倫周刊》以封面文章放出阿里股價可繼續下跌50%的說辭,再到前不久《福布斯》網站以〈阿里巴巴和它的4萬大盜〉為題發表長篇報告,使阿里上市後股價下挫了25%,這一定讓馬雲恨得牙緊緊的,一定要拿回話語權。

2011年,財新傳媒總編輯胡舒立發表了題為〈馬雲為什麼錯了〉的評論,批評馬雲踐踏市場經濟契約原則。當時馬雲在美國深夜發短訊與胡舒立溝通,但溝通無效,馬雲傷了自尊心。我想,當時如果可能,馬雲一定會連夜斥資收了財新,總不會比收南華早報還貴吧。

馬雲給自己找了個高危的活兒

馬雲投資媒體,不僅要為自己搶回話語權,他還有更高的追求。蔡崇信在給南華早報讀者的信中確認,在阿里巴巴旗下,南華早報將試圖挑戰國際上有關中國的各種「誤解」,中國經濟的崛起以及中國對世界穩定的作用已經太過重要,實在不應該只用單一負面的論調來涵蓋中國。

中國不能在國際上沒有自己的聲音,但中國的國家對外宣傳機構,新華社、央視和《中國日報》是代表中國的國家態度,但宣傳效果嘛,呵呵。這不僅是宣傳技巧問題,更主要的是這些媒體的官方背景,使得新華社等被妖魔化。馬雲收購南華早報要啟用民間力量走出去?或者說,馬雲的背後確實有官方背景?如果真是這樣,阿里就又陷入不被信任的泥坑。

更嚴肅點說,馬雲能代表官方嗎?2013年6月,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前僱員斯諾登爆出美國中情局的「稜鏡計劃」,在逃亡香港期間,南華早報拿到了對斯諾登的獨家採訪,並利用網站和微博等渠道快速擴散。如果當時南華早報已在馬雲手裏,還會有斯諾登的專訪嗎?首先,中國政府是否願意被斯諾登搭上,雖然阿里是以民間資本報業的身分出面,但美國人不是已經把阿里打上「紅二代」的背景標籤了嘛。其次,斯諾登是否信任中國人馬雲手下的南華早報?這就像博聯社創始人馬曉霖在阿里收購南華早報時的發問:收購後的南華早報還是南華早報嗎?

中國共產黨人說:「槍桿子,筆桿子,革命就靠這兩桿子。」拿破崙有過一句名言:「一張報紙可抵3000毛瑟槍。」動了媒體,就好比動了槍,馬雲真是給自己找了個高危的活兒。

原文載於2015年12月31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