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堡戍:有樓有真愛?《西謊極落:太爆.太子.太空艙》速評

港產《西謊極落:太爆‧太子‧太空艙》在香港上畫首日,即收57萬,票房報捷,勝過《戰狼II》的38萬。片商眉飛色舞,到處宣稱打敗國產「56億中國片王《戰狼II》」。

地頭龍對過江虎,一部集合了至少三、四個新世代男神女神的香港電影,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宣傳排山倒海,原來才只夠僅僅打敗一部本應在香港水土不服、難以產生共鳴的愛國電影,其實有什麼值得高興?除了反映電影界青黃不接、大陸電影越戰越強,還給了我們什麼啟示?

悲喜交集

看電影時,我覺得悲喜交集。

喜的,是看到無需合拍(至少演員),不再因為要照顧大陸票房,束手束腳。只要喜怒笑罵、諷刺荒謬、夠接地氣、率直爽快,即使粗口橫飛,全片充斥低俗不文的笑話,一樣可以令全場笑聲不絕於耳。

悲的,是這部笑片,之所以如此不費吹灰之力,就戳中香港人的笑點,除了是笑位設計精彩,更是因為它諷刺的荒謬,原來竟是如此準確和現實。

香港人縮影

《西謊》中的四人,同住名為太空艙,實為極致劏房的蝸居。所有的私人空間,就只有一張棺材大小的床。四人各有煩惱,其實全部都是香港人今日面對困境的縮影。網路打手子軒(周栢豪)為儲錢買樓要住太空艙;釋囚瑞昌(阿Bob)和古惑仔阿鋒(BabyJohn)因不適應時代轉變,無法維生;貨van司機阿明(張繼聰)則苦於太空艙的空間實在太小,女友不肯屈就和他上床。

整部電影瘋瘋顛顛,這樣搞笑,本來很容易出事,一個不小心,就會變成不堪入目的幼稚(看看大台的《燦爛的外母》)。有見及此,電影人索性放手一搏,包袱全拋,不但性和粗口充斥全片,居然還敢暗諷警方縱容黑社會對付示威者。再加上劇本有趣,角色演得出色,場景設計認真,尤其是太空艙極有喜感,爽快淋漓,十分過癮。

謀殺浪漫的真正元兇

《西謊》最特別,是它告訴了所有觀眾:香港其實是沒有浪漫,也沒愛情的城市。為什麼?如果《原諒他77次》歸咎於港男性格幼稚,《西謊》就為港男平反:當一個家,連幾盒模型都放不下,又如何容得下離地十萬八千里的愛情和浪漫?

《西謊》的「有樓有真愛」,其實是呼應「有樓有高潮」。電影中的港女,不是見錢開眼,就是見「樓」思遷。但不要責怪港女無情,不要責備家長現實,也不要再批評港男不懂浪漫。只是,現實一次又一次嘲笑每個香港人:想要浪漫,你是何其天真。

樓奴的悲哀

全片出現得最多的詞語,就是「扑嘢」(上床)。沒有樓,當然不止是「冇得扑嘢」這麼簡單。但一旦你想要一個可以安身的家,一生就注定要為一層樓終生奔波。一踏入社會,我們從青年,一下子就變成中年老年。所有資源和時間,全部用來買一層樓,一生人就愚愚蠢蠢地活下去。想想一生,你的悲哀,遠遠超過你的快樂。有了幾千年文明,到了今日,我們居然還在迷惑:到底怎樣才可以買一層樓?

飛來橫財,所有生活困境迎刃而解,我們當然都希望擁有主角的結局。不過,這只是編劇的想像。走出戲院,大家又繼續為一層樓,無奈地生活下去。

這個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到底要如何解決?或者問,這是問題,到底又是誰造成的?

 

作者Facebook專頁: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作者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