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立:喜歡英格蘭就像一種儀式

高立:喜歡英格蘭就像一種儀式

如無意外,一如過去數十年的大賽那樣,英格蘭又一次提早出局了(不過這次恐怕要來到更早了)。

英格蘭國家隊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只有它,在過去數十年每項大賽前,都被視為熱門之一(如能進入決賽周的話),但每一次都令人失望而回,即使最忠實的英格蘭粉絲,大概也不會認為英格蘭是世界最強,但當大賽再次來臨,大家又會「自我催眠」,說英格蘭有機會捧盃的。

但事實是,自從足球進入「現代」(我意思是職業足球日漸普及,各國之間的差距開始收窄的年代,足球開始變成一門大生意的時代,大概就是80年代吧),英格蘭從未躋身任何一項大賽的決賽,在這三十多年間,即使不計巴西德國等強國,連希臘、捷克、荷蘭、比利時、葡萄牙、丹麥和蘇聯等,都曾躋身大賽決賽,但這些球隊可不會每逢大賽都理所當然被視為熱門呀!但英格蘭不同,它永遠都是熱門。

有期望,自然便是一連串失望,但緊接著的卻是一連串想像,假如英格蘭在互射十二碼擊敗西德(1990年世界盃)、德國(1996年歐洲國家盃)、葡萄牙(2004年歐洲國家盃)、葡萄牙(2006年世界盃),英格蘭便「應該」可以長駒直進,一舉奪下冠軍,因為接下來的對手都「不過爾爾」;又例如,假如英格蘭在分組賽能取得首名(2002年世界盃、2010年世界盃),便可避開巴西和德國,那麼至少也可以躋身四強吧?(不過,今屆連這個藉口都沒有了,只可賴被抽進死之組、賴巴西天氣、賴謝拉特的頭槌變助攻、賴蘇亞雷斯點解咁快復出……)英格蘭就是這樣,永遠讓人有無窮的想像空間,彷彿真的有平行時空,在那裏英格蘭是長勝將軍……

我甚至認為,喜歡英格蘭就像是一種儀式,永遠是期望、失望、想像,再期望、再失望,周而復始,永不止息,就像大家去教堂的子夜彌撒,或新春的頭炷香,每次大賽都要來一次期望才安心,然而,即使上過頭炷頭,也不代表來年必定諸事順利,但大家也不介意,下一年還是會再來上香。

我開始懷疑,英格蘭球迷根本就愛上了這種儀式,某日英格蘭真的贏了,大家失去目標,反而會感到失落。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