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爛的政治

橫洲鬧劇之後,新一屆立法會又有新猷。青年新政梁頌恆和游蕙禎的宣誓鬧劇,鬧了一個星期後,竟然會出現另一個高潮:梁特與律政司申請司法覆核,禁止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讓二人再次宣誓。梁特的確是天生的政客,在任何環境都找到自己的位置,明白怎樣搶鏡對自己最有利。今次他破天荒JR立法會,又是一次完美的政治示範,即使明知案件沒有勝算,明知要賠上香港優良傳統,只要對連任有利,一切在所不惜。

青政二人的加料宣誓和後來的辯解,低級、下流、無恥,政治上既無承擔更無智慧,讓他們代表香港年輕一代議政,市民難免對香港未來投下不信任票,實在令人感到非常無奈。

其實,由這一種質素的政客推銷「港獨」,對阿爺和旗下所有反港獨派而言,絕對是天大的喜訊,讓他們繼續出醜,是最有效的反港獨手段,只可惜這與一眾靠「反佔中」、「反拉布」、「反港獨」搵食的「反字派」利益有矛盾(由得梁頌恆、游蕙禎二人播「獨」,一眾「反字派」又怎能撈油水?),面對港獨這個洪水猛獸,梁特、西環和一眾「反字派」當然要「有所作為」,才能在事件中搶分。一般的愛國愛港力量還是比較老實,知道在宣誓事件上最多只能「賣口乖」,因為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不可能會拒絕梁頌恆、游蕙禎二人重新宣誓,由他一人為政府和整個建制派揹上黑鍋。

當建制陣營都只能夠「得把口」譴責梁頌恆、游蕙禎,梁特選擇採取實際行動,要律政司代表他申請司法覆核,阻止兩人宣誓成為議員。在特首選戰的前哨戰,此舉當然有助他在阿爺面前表演一次他最耍家的「硬氣功」,繼續證明自己是條不怕疾風的「勁草」,而其他只會賣口乖的疑似對手,立即被他比下去。至於法庭最終會否跟他配合發出禁制令,實際上就變得完全不重要了。

初生之犢不畏虎,當然亦不會怕狼。這個事實,聰明的狼當然心知肚明。事實上,梁特和這一班幼稚的小伙子玩爛,比起他過去的任何對手,都更能夠發揮其優勢,試問梁特又怎會捨得把他們趕出立法會?至於青政是不是所謂的「鬼」,實際上是無關宏旨,只要他們的存在對梁特連任有利就是了。 張志剛說,梁特和游蕙禎是「同一陣線」,其實是他百分百誠實Freudian slip。

熱中權謀的人 怎可能會做實事?

香港的政治生態,已經進入了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無間地獄,有梁特和一班小伙子玩裏應外合,香港的政治肯定只會愈玩愈爛,永不超生。筆者家人看着電視新聞慨嘆:「呢班友搞夠未?係咪咁浪費納稅人資源?」筆者只能答:「睇得多就慣。」

順帶一問,熱中權謀戀棧權術的人,怎可能同時又會是一個會做實事的人?這其實是常識問題,但世上偏偏就有人欠缺常識。哀。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