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變帝都

逃離北京之後,北京竟然有了大藍天。吹脹。

據說是風來了,把霧霾吹走,吹向南方,吹往上海,現在輪到上海人叫苦連天,天空陰沉沉令整個城市似被一張龐大的魚網覆蓋著,人在網下,雖仍能呼吸,卻又像喘不過氣來。

中國文壇向來有所謂「京派」與「海派」之爭,如今是連民間社會亦有了兩個城市的愛恨矛盾,上海市民都在網絡裡抱怨被北京害慘了,討厭北京,討厭「帝都」,他們以「魔都」為榮,魔幻之城,魔幻境地,從民國到今天皆是時髦領先,故常瞧不慣北京人的「土氣」和「霸氣」。現在再加此等霧霾之怨,箇中樑子,結得再深一層。

因為霧霾一年比一年嚴重,內地最近再度響起「遷都」之說。北京早已不宜居,連衙門領導和土豪財主都怕怕,人在江湖,沒法離開,唯有讓家人全部以各式理由移民他去,遠走高飛,眼不見為淨。老爹獨自留下繼續搵銀或權鬥,順境時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逆境時則是「一人揹鑊,雞犬逃亡」, 此乃中國式家族倫理,不知道應該稱為悲劇抑或喜劇。

若真遷都,首選哪裡?

最多人提出的答案是上海,但猜想百分之九十的上海人都會說「阿拉弗要!」耍手擰頭,誓死抗議。

理由不難明白。上海的洋場文化傾向混雜曖昧,儘管政治打壓跟北京一樣嚴厲(有時候甚至更嚴厲,因為北京在天子腳下,衙門眾多,部長處長一大堆,各有山頭,誰也不怕誰,故各有相對的自主性;上海則由市委書記獨攬大權,一人說了算,他又深怕北京妒忌,故常寧左勿右,言論口徑管得比帝都更緊),民間情調始終比較溫柔和善,就算是發惡,亦只是棉裡針,不像北京人動不動便翻桌子和抽刀子。試想萬一各路中央衙門搬來上海,硬繃繃的官腔官調也都來了,魔都變成帝都,簡直是對上海進行翻天覆地的文化大革命,百載洋場,毁於一旦,不僅是上海人之痛,更是全中國之禍。

中國其實只剩下三個稍具民間幽默感的城市,一是上海,二是廣州,三是香港。香港近年大亂,幽默空間日漸見少;廣州受「打壓粵語文化」之累,亦已慢慢缺了生猛;如果連上海也被北方佬佔領而不幸淪陷,整個中國勢將變得百分百沉悶,了無生趣也鳥無生趣,肯定是世紀大慘劇。

所以,千萬別遷都,要遷也千萬別遷往上海。考慮成都,考慮桂林,考慮西安,千萬別來毁了我們鍾愛的上海。

原文載於2016年12月26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