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跳出政府的Agenda Setting

林鄭司長祭出「低門檻入閘方案」,聲言只需100個提委提名便能「入閘」,意圖展示政府如何開明公正,但歸根究柢終需在小圈子提委會取得600個提名才能「出閘」成為正式候選人,那民主派政治人物的結果只會是 「能入不能出」,等同在餐廳訂了位不能入座的客人,說到底只有親政府人士能取勝,泛民在選舉終淪為陪襯品。

還有陳弘毅教授提出「白票守尾門」方案,建議在選票上加上一個「以上候選人皆否」的選項,便有輿論聲稱整個選舉的競爭性將大幅提升,只讓我質疑大眾是否忘了選舉的本意應是選擇賢能,以選票向候選人say yes,而非消極地在迫於無奈下向候選人say no,那既然選民擁有投票權卻無真正選擇權,即使落實這項倡議也不能改變無選擇權的政治現實,實在於事無補。

社會賢達把公眾焦點放在繁瑣的細節調整,不願正視政改問題核心本是意料之內,但港人絕不能只着眼於此等微調,忽略紅色陣營的路線轉向,皆因每逢出現大型社會運動,均會為本港政治板塊帶來一定的變動。

從2003年七一遊行後,建制派在專業界別投放資源進行統戰工作;2012年擱置國民教育科,左派繼而成立「愛」字頭團體以及親政府網媒;舉世矚目的雨傘運動促使年輕一代不再信任政權,紅色陣營除了一味批評佔領違法,亦有着路線上的轉向,不單有陳佐洱定性佔領為「教育亂象」,表示本地教師應替學生「補腦」,以免中國憲法跟本地教育出現不銜接的地方,更有着饒戈平批評促香港教師推行「去殖民化教育」,無中生有地指回歸後出生的青少年留戀大英帝國……

故此,政改絕不只是憲政改革的問題,涉及的不單是如何界定中港權力界線,更直接影響着本港意識形態的轉變,最可惜的是社會上還有人在雨傘運動後對中央抱有美麗幻想,樂此不彼地在「8‧31框架」下跟着政府agenda討論着無關痛癢的小修小補,實在讓人摸不着頭腦。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