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埔子弟兵

黃埔站開通,不少人熬夜「見證」鐵閘捲起的一刻,興高采烈之情如在產房替自己的BB接生。新聞圖片所見,大部分是揹著背囊、戴著眼鏡的年輕男子,高舉紙牌,雙眼發光,不知情者還以為都是擠在動漫展會場內搶購女神寫真的獨L呢。

忍不住好奇:難道這群人都真是黃埔居民?抑或只為了「見證」而見證,老遠搭通宵小巴從其他地區前來湊個高興,在熱鬧氣氛裡相濡以沫,找得了同類人之間的溫暖?

如果真是獨L,確實值得「見證」的。黃埔交通向來不便,獨L自懂事以來,十多廿年了,等待地鐵通車,從小學等到中學,再從中學等到成年,等呀等,等到煉成獨L了,好不容易等到鐵路開行,從此方便出入,跟四方八面交誼的「時間成本」從此降低,想必有助身分轉型,所以,絕對有理由慶祝,這個時刻,非常值得捱更抵夜迎接新生。如果早些有地鐵,黃埔搞不好會少了若干百分比的獨L,城市空間與身分形構本就是文化研究的熱門題目,不知道有沒有人研究過「獨L煉成與交通網絡之間的辯證關係」這類課題?應該有的,不是嗎?

但有權感到高興的人絕不止於獨L。這些年來的交通不便,讓黃埔變成一個「半孤島」,如同海怡半島,除非有特別理由,否則許多人不願花費時間精力,左轉車右轉車地前往遊逛。地鐵開通,黃埔的普羅居民當然應該乾杯,至少,樓價應聲而起百分之二十,業主們沒有不慶祝的理由。

大約廿年前,黃埔曾被刻薄的人戲稱為「二奶村」,因靠近火車站,不少內地商人來港做生意,包了二奶,喜歡安置在這個區域,貪其就腳,搭直通車抵埗後,拖著行李,跳上的士,不用五分鐘即到另一個家。二奶通常亦屬新移民,鄉里聚居漸多,街頭巷尾出現各省市的特色食店,從四川湘菜到東北餃子,他鄉像故鄉,便再沒必要思鄉了。

對了,香港還有另一個被戲稱為「二奶村」的區域,但高檔得多,是Elements旁的那幾幢名為乜庭物庭的超級豪宅。住在這裡的二奶較多被喚作「小三」或「情人」,又或有個名為「助理」的身分,由乜總物總用企業的錢貸屋而居,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在商場裡煙視媚行,逛逛名牌店,喝喝下午茶,讓各省各市的普通話飄溢在空氣裡,商場步道成為他們的時裝天橋,替西九龍創造了另一道流年風景。

黃埔不再是孤島了,地鐵打通了黃埔血脈,黃埔子弟兵,有了生命的另一個戰場。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