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樂:介入虐兒案

虐兒案轟動全城,我們關注社工和校方如何介入,或許更關鍵的,是何時介入。

慘劇,是結果。但在此之前,發生了什麼事?

臨臨五歲,哥哥八歲,生父二十六歲,生母二十七歲。亦即是說,父母十八九歲已誕下哥哥。以現代標準來說,非常年輕,當時情况是怎樣的?

父母離異,子女多跟母親生活,但兄妹倆都跟了爸爸,又是什麼原因?

臨臨、哥哥、生父、繼母、繼姊、繼外婆,一家六口同一屋簷下,就算無虐兒,也少不免有相處和適應問題,甚至需要心靈輔導。這些,一直以來,有無人處理?

無。因為我們總是有事發生才去處理。無事發生,即無問題。但太多先例可見,一旦情緒爆煲,再做什麼都是徒然。

當事人通常抗拒專業介入,一句「一切都好」便把你拒諸門外。就像臨臨的爸爸就臨臨輟學回應校方一樣。

除非,在未有任何異樣前,老早建立緊密的信任關係。如果身體有「家庭醫生」,心靈也可有「家庭朋友」?

家庭複雜不一定虐兒,虐兒的卻多數家庭複雜。及早找出結構特殊的家庭,主動「做朋友」,已是第一步。

如果,臨臨有個陪伴成長的「朋友」,專業地緊貼她的生活,充當她的傾訴對象,或許她不會被虐待了整整一年,至死方被發現。

防患於未然,資源倍增,是不是很奢侈?至少,比不上高鐵加沙中線合共超支三百六十一億奢侈。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