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樂:佛系青年

(上)

人說今時今日年輕人很「佛系」。

佛系者,好聽點是「隨緣」,難聽點是「唔嗲唔吊」、「不上進」、「hea」。但是,佛系青年是如何煉成的,沒有太多人深究。

大膽推論,佛系背後,有個很重要的context:今天的年輕人(大概是90中後至00後),出生於一個沒有參考、沒有先例的世界。就算有,頂多是反面教材。

試想想,自盤古初開,每一代人,跟下一代,如何相處?恐怕,大多以「經驗傳承」為主。

傳承的風格,可以很多元。不怒而威或亦師亦友,循循善誘或以身作則。但是,內容萬變不離其宗:智慧、學問、生活體驗。

昔日,經驗,是極珍貴的資源。年輕人尊重長輩,除了出於禮貌,也是因為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長輩,很煩人;但無可否認,在關鍵時刻,偶有啟發。

然而,網世代的世界,不是走快了幾十年,而是幾十個光年!所謂經驗,追不上變化,嚴重落伍,變了包袱。從前行之有效的處事方式,被一一瓦解。

撫心自問,有多少次,年輕人來求教,我們可以信心十足,點條明路畀佢行?抑或只是斷估無痛苦、扮專家,甚至無限loop「想當年我點點」悶死班後生?

年輕人懂的,我們不懂。年輕人不懂的,我們更不懂。幫倒忙不特止,還處處倚老賣老,年輕人火都嚟,當然用自己最擅長的來還拖:「Snapchat都唔識,收聲啦。」世代決裂,就由此起。

(下)

今時今日年輕人面對的最大困難,不是買不起樓。而是,做什麼都無先例可援。

年輕人心知,上一代走過的路,在急速變化的網絡世界,晨早out了,死路一條。所以他們處處抗衡社教化,拒絕被建構、被操控。在家在校,不要師長指點。政治上,不要大台。生活上,力爭自由。

但是,要摒棄任何基礎去建構自己的世界,他們又未夠能力和眼界。自覺或不自覺,心底滿是無助與不安。

無奈,這種焦慮,沒有被大人世界明白(遑論接納),還往往被冠以「廢青」等不堪入目的標籤。邁步而無路,外來資訊就是唯一水泡。

○○後不愛主動搜尋資訊,卻很願意被大數據餵食。因為這個學習模式很有安全感,既不會像請教大人般被指摘、批判;同時得到(似乎)具有公信力也更update的具體指引。

然而他們並不察覺,大數據的運作比他們的腦袋精細。手到拿來的資訊本是生活的工具,但若人類沒有獨立思考,就會反過來給牽着鼻子走。

網絡效率雖高,但思路鬆散,欠缺系統,不易被操控,卻極容易反過來操控你。當一個人在現實生活中長期迷網,在網絡世界又長期失焦,唯一應對方法,就是放下執著,「go with the flow」。

隨緣做個不破也不立的佛系青年,別去引爆心底那顆躁動不安的小炸彈,已是他們盡了最大努力對世界展現的禮貌。而大人最愛批評的,不正是新一代多麼無禮嗎?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6月12及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