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樂:摺埋通識科

(上)

通識科醞釀改革,親者痛,仇者快。

利申:小女子是自由身通識老師。但也正因如此,經驗告訴我,摺埋通識科,未必是壞事。

摺,還是不摺,不能抽空討論。要問的是,通識科推行了這些年,學生對它都抱着什麼心態?

早年,人人如臨大敵,不知葫蘆裏賣什麼藥。近年,通識科及格率近九成,大部分DSE考生已不再緊張。

當及格由難過登天的最低要求,變成可望也可即的無要求,咱們也由填鴨式學習,惡化至填充式考試。

兩個論點一個駁論再加引言和總結——這框架,人人倒背如流。內容不重要,最緊要有個框。填滿這個框,已夠及格。一知半解也好,拾人牙慧也罷,東拼西湊,短話長說,總之,有個樣,萬事好商量。

徒具形式的遊戲,跟訓練批判思考的原意,早已背道而馳。我們不需要更多考試機器,我們希望孩子真心對世事好奇,培養鑽研的精神,提煉專屬自己的觀點。

要達到這目標,要麼提高通識科的要求,人人被迫精益求精。要麼將之變成選修科,讓有興趣的人自發精益求精。其他人嘛,鼓勵他們在別的科目中精益求精。因為,世事洞明皆通識。通識不是一個科目,而是無處不在的智慧,無奈跟填鴨教育產生結構性矛盾。

至於局方倡議把通識科二分為「及格」或「肥佬」,由它吧,孩子們刻下的心態,也差不了多少。

(下)

上回提及,文憑試通識科的及格率愈來愈高,學生的心態,也由認真思考演變為流水作業的填充式操作。

「兩個論點一個駁論再加引言和總結」的框架,但求塞滿,胡混過關。最明顯的問題,是大家徒然浪費時間操練,漠視內涵。更大的問題卻是,萬千莘莘學子,就真的以為:框架就等於通識。

此話何解?作答框架,每科都有。例如歷史科,總是要從經濟方面、社會方面、政治方面等等去作答。但我們都很清楚,這只是格式,不一定能夠盲目套用於真實歷史中。在真實的分析裏,也不一定是框架愈整齊分析愈獨到。

通識科呢?由於它就像空氣,無處不在卻也無以名狀,唯一「揸拿」,就是框架。潛移默化,變成了審視問題的金科玉律。

記得不下一次,當我在各大學教授「政府工AO/EO筆試/面試工作坊」,高材生們聽罷,呆了兩秒,問:「請問這個政策的兩個論點一個駁論是什麼?」

「為什麼一定要有兩個論點一個駁論?」「因為爭議都是這樣分析的。」我啼笑皆非。由文憑試到大學畢業,事隔四年,還記得框架的,肯定都是勤奮的學生。但他們卻因為迷信框架等於真理,而失去了最珍貴的洞察力和判斷力。

試想像老闆叫你分析沙士、金融海嘯、政改、雨傘運動……政治,就如人生,所有爭拗與危機,都比兩個論點一個駁論複雜多了。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19日及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