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樂:時代揀選的美善

這是最壞的年代,這是最好的年代。在黑暗時代中,他們的初心勉力綻放光輝。在禮崩樂壞大倒退中,他們默默茁壯成長。時代揀選了的他們,如果生於歌舞昇平的香港,這一刻會在做什麼?打機、走堂、兼職、拍拖、去旅行?

然而,風浪來了,他們選擇踏前一步,之後,幾乎無可選擇地,必須押注一生去扛起整個城市本該合力去挑的重擔。在上訴判刑前一天,羅冠聰說,要做個「老來照鏡不會討厭自己」的人。初次坐牢的黃之鋒說,坐牢令他看見另一個世界,明白少年犯們走過怎樣的路。大半年前「無諗過參選」的周庭,今天揚言「我沒有後退的本錢」,努力裝備自己。還有周永康,坐牢出來,清減了、皮膚好了、成熟了,整個人的氣場都不同了。今天信了佛的他,看上去也真的有點佛相,眼神祥和,談吐充滿智慧。

連月來追讀他們的訪問,字字細味他們的文章,早已超越讀新聞的功能需要,更像在吸收難得的心靈養分。抗爭,說到底也不過是修練做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中國人那句老話,他們在努力實踐,教每個苟且過活的我們汗顏。這群時代揀選的孩子,在歷煉中培養出來的眼界、心志、EQ、胸襟與善念,撼動着每一顆成年人的心。執筆這刻孩子們再次被判入獄,但我真的相信這些日積月累的感動,有一天會聚沙成河。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