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佩芬:命運自決

蘇格蘭公投日近,這個地方比台灣大一倍,人口不到台灣四分一也比香港少一截,GDP只及台灣一半,最終會否成為一個獨立國家?當地人民對自己地方的前途會如何取捨抉擇?據報當地支持反對民意相若,而以反對獨立的人稍為佔多數,而支持獨立又有後來居上之走勢。

回想起來,蘇格蘭是人生第一次長途旅行的首個目的地。為節省旅費,由香港搭乘馬航中途轉機再飛倫敦,駝着個廿公斤重的大背囊,抵達離維多利亞火車站不遠的長途巴士站,坐上即開到蘇格蘭愛丁堡的巴士,到達已是晚上,但見天還是亮,嘖嘖稱奇,但人實在太累,又怕初到貴境而天又臨黑,揚手截停一部的士,登上跟倫敦的士一樣的貴氣黑房車,誰知拐個彎,就到了預訂的青年旅舍。

我們在城中逛古堡,去尼斯湖找水怪,親炙如畫風光,至於當地民情,除了與當地人交談時親歷作為課本的Story of English中,講及英國那千變萬化的方言口音以外,就是發現當地人都很嗜甜,身形胖大,也愛叫人「蜜糖」。

之後再次接觸到那聽來趣怪率性的英語口音和文法,是在看英國導演Ken Loach的電影,寫工人之間的情義,受社會壓迫的淒酸,經常得要一邊聽着口音一邊追字幕看。譬如寫英國鐵路私營化下的工人悲歌The Navigators,結局是一記悲鳴之音。當然,也有瀟灑有型的辛康納利,個人認為他是最好看的占士邦,今人對他,已是英雄不問出處。

據報,當地人對面對人口老化的挑戰下,全民免費醫療會否得以延續,甚為憂慮會步英倫後塵開放私營化,亦是其中一個主獨的要點,其他諸如經濟政治等考慮,雙方理據鋪陳,說到底,就是秤一下自己斤両,認真想要過什麼樣的美好生活。公投既是全民有份的民主參與又事關重大,蘇格蘭大概沒有「我討厭政治」這類說法,而「我討厭政治」作為香港獨有的語言表現,反過來看,難道不也有所寄託?

[黎佩芬]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