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盡頭是彩虹

HOCC演唱會尾場,感動處太多。好幾個片段,至今仍縈繞腦海。

入場前,歌迷會呼籲,安哥時一起唱《是有種人》。類似呼籲,別的演唱會間中也有,但總嫌不成氣候。但這晚,菇甫進後台,觀眾席忽然傳來十下倒數,四面有人分別唱「是有種人……」。唱罷,菇沒動靜。於是,又再數十下,今次,歌聲壯大了一倍。第三次再來,這一次幾乎全場一起唱,節奏穩定,同一個key,像個熟練的合唱團。然後,菇忽然出現,沒好氣說:「原來,今時今日安哥不叫安哥,改為唱歌!」

擇善固執,不易,家人的支持很重要。但菇更幸福的是,不但有父母的精神支持,更有哥哥在音樂路上並肩作戰。何先生是音樂總監,跟菇合唱一曲送給翌日生日的菇母。鏡頭一轉,屏幕上看見菇母,是個笑得很甜的金毛長者。這一家,實在太可愛!

最後一場,菇特別為年輕的經理人獻唱《再見露絲瑪莉》,拉着害羞的她繞場一周。她不習慣鎂光燈,但仍留心着菇的一舉一動,趁在布景樓梯坐下,幫菇撥走手肘上的彩紙碎,菇親暱地拍拍她的小臉蛋,一切盡在不言中。

菇好看。其餘每位演出者,都那麼特別那麼好看。來自五湖四海的超班藝術家,格鬥、打鼓、跳舞、玩火把……而我到現在仍忘不了,那一串溫柔夢幻還可以凌空飄浮的水晶球。

菇說,這個演唱會,肯定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最齊心的一次。其實,我信後有來者。我猜,菇也信。為什麼?演唱會的主題是黑色,但黑了一晚,最尾忽然漫天彩紙飄下,所有表演者重新披着彩衣走上舞台載歌載舞。黑暗的盡頭,是絢爛的彩虹。菇向天揮着拳頭的招牌動作,至今仍在腦中不停重播。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