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石齋畫報之香港印象

點石齋畫報,曾於清末風行一時。畫報之風,自英國始。十九世紀中期,倫敦商人賢金(Herbert Ingram)見坊間報章雜誌每逢有插圖版畫者,其售量必大增,遂於一八四二年出版《倫敦新聞畫報(The Illustrated London News)》,此乃新聞周報,以畫為主,每期售量皆以萬計。

上海點石齋畫報,為上海申報之副刊。申報由英國茶葉商人美查(Ernest Major)創立,美查曾在香港修習中文,名其書齋為尊聞閣,故而自稱尊聞閣主人。辦報後,常撰寫文章評時事,點石齋畫報之序,亦由其親筆所寫。點石齋為何以石為名?皆因此齋以石版印刷術(lithography)出版書籍,徐珂《清稗類鈔》云:「石印書籍之開始,以點石齋為最先,在上海之公共租界南京路泥城橋堍。其石印第一獲利之書為《康熙字典》。」申報主筆黃式權著《淞南夢影錄》,有略述石版印刷之理,曰:「石印書籍,用西國石板,磨平如鏡,以電鏡映像之法,攝字跡於石上,然後傳以膠水,刷以油墨,千百萬頁之書,不難竟日而就。細若牛毛,明如犀角。剞劂氏之子,可不須磨厲以須矣。英人所設點石齋,獨擅其利者已四五年。」以石印出版刊物,不用雕刻,故出版需時短,費用低廉,幼線印刷清晰,以此法印刷畫報甚宜。

光緒九年(西元一八八三年),劉永福率軍往越南與法軍對戰,法將李威利遭撃斃,法軍大敗。上海坊間即有畫師按報章新聞之述,畫成戰捷圖,將之題為「劉義打番鬼」,印刷出售。美查見此等戰捷圖印成不久,旋即售罄,遂請畫師往點石齋畫新聞圖,以出版畫報。

點石齋畫報序

申報及點石齋畫報創立者美查,自稱尊聞閣主人,畫報序言由美查親筆所寫,文末有二姓名章,其一之印文為「尊聞主人」,另一則為「美查」。

畫報首號於西元一八八四年(光緒十年)五月八日出售,美查於其序文直言,因見戰捷圖大賣而辦此畫報,序文後段曰:「近以法越搆釁,中朝決意用兵,敵愾之忱,薄海同具。好事者繪為戰捷之圖,市井購觀,恣為談助,於以知風氣使然。不僅新聞,即畫報亦從可類推矣。」首號畫報發售後僅三五日,即告售罄,其新聞畫有八,內載有戰捷圖及西洋新軍事器械圖,例如潛水艇及新式熱氣球。以後每月出版三冊畫報,每冊有圖八幀。

戰爭捷報,並非常有,故畫報亦刊載世界各地奇聞及異事,與今報章副刊之內容無異。香港之新聞,亦偶有刊載。

點石齋畫報,香港畫會,甲十一、八十四頁

〈香港畫會〉由吳友如所繪,刊登於西元一八八四年。

首篇香港新聞畫,題為〈香港畫會〉,記述一八八四年西人賽畫之況,賽畫者,繪畫比賽是也。其文曰:

西人素性愛新奇,爭贍博,學有種類,藝有專家。前月,香港博物院大會堂中,西人賽畫,繽紛五色,各奏爾能。是會創設以來,迄今赴會之人尤多數家,識者咸嘆為模繪天然,得未曾有云。

文末有二閑章,一曰「各奏」,另一則曰「爾能」。後人將畫報緝成書後,將此圖蒐錄於甲集頁八十四。

新聞圖皆為工筆畫,以黑線繪圖,其文與閑章列法,皆與傳統國畫相近。〈香港畫會〉一圖,出自吳友如之手。吳友如先生,原名嘉猷,江蘇元和人,十歲時於雲藍閣裱畫舖學師,常臨摹名家手筆,後得畫家張志瀛賞識,隨之為徒,學工筆人物畫,後因畫戰捷圖出售而與美查相識,遂成為點石齋畫報之主筆,其畫作於上海甚有名氣。

畫報發行十數載,共有新聞圖四千六百餘,後人將之結集成冊,以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金、石、絲、竹、匏、土、革、木、禮、樂、射、御、書、數、文、行、忠、信、元、亨、利、貞諸集,其中關乎香港之圖,或有十數餘。查報閱圖需時,於此文先列四圖,其餘容後補充。

點石齋畫報,呈控魘勝,丙四、二十八頁2

〈呈控魘勝〉,由金蟾香所繪,刊登於西元一八八五年。

丙集〈呈控魘勝〉篇,記載當年有日本人旅居香港時,受魘勝邪術所擾,故而控告施蠱者,刑司下令派人調查,後果真尋得其人以及其施術之具,新聞畫之內文謂:

有旅居香港之日本人,赴英刑司署,控稱近日諸恙齊發,滿身俱疼,必有仇人暗中作耗。其法束草為人,集刺如蝟,有時納入油鍋,燔之炰之,致生是疾。英刑司諭令候查,越日,查之,果不謬。乃備文移交日本領事官署,著令自辦。夫書符以療病,蓄蠱以賊人,中國邊鄙之民多擅厥術,乃不謂流傳之遠,直走東瀛也。病者逆知被人之暗算,而查之竟獲其人,與其言悉符合,則真事之大可異者已。(文末閑章謂「是何術與」)

點石齋畫報,樹葉能行,己十,七十四頁

〈樹葉能行〉,由吳友如所繪,刊登於西元一八八五或一八八六年。

己集有二畫記載當年香港新聞,其一為〈樹葉能行〉,記載香港公家花園(今動植物公園)之賽花會,其文曰:

香港公家花園,於前月設賽花會。姹紫嫣紅,五光十色,品類之富,可想而知。內有小樹一本,高八九寸,葉約二寸長,寸許闊,與番石榴葉相似。枝間有枯葉數片,已脫落,能行動,頭足俱備,狀若琵琶,色帶青。緣枝行葉,與葉遇,避道不相競,又類螳螂前足,有時高舉如人作揖。詢之西人,則亦未經寓目對。有謂為葉蟲者,有謂為行葉者,擬之議之,究莫得其定名。猶憶曩年避難鄉間,曾見有人握樹葉數片,上綴賭具如天牌地牌之類,審之,係天然生就者。此真不可以理解矣。合併誌之,以質博物君子。(文末閑章謂「化生」)

文中記載之葉蟲,為香港野生蟲類所無,僅有其近類竹節蟲,故而令人稱奇。

點石齋畫報,鐵甲南行,己八、六十一頁2

〈鐵甲南行〉,由吳友如所繪,刊登於西元一八八五或一八八六年。

另一圖則為〈鐵甲南行〉,謂英國輪船水手遇見中國之鐵甲船,此船或為當年清廷於德國所買者,供水師所用,曰:

英國輪船進香港,報稱在洋面見中國鐵甲船數艘,并在德國所造之巡邏船,成隊向南行駛。一兩日前夜間,在媽嶼邊相遇。內有一艘燃點電燈,照耀海面如白晝。夫黷武異國,古史曾有戒言,然居今日之局勢,而動引古訓,拘泥不化,必非識時務之通才也。耀德不觀兵,正所以示之弱矣。自強之道,首震國威,予小臣拭目俟之。(文末閑章謂「我武維揚」)

點石齋畫報,緝私得犬,辛六、四十六頁

〈緝私得犬〉,由金蟾香所繪,刊登於西元一八八六年。

辛集〈緝私得犬〉,藉惡作劇道出十九世紀末時,香港經商者受緝私華捕濫徵關稅之苦,其文謂:

緝私為國家禁令,中外一體,然非民之所樂從也。大抵嚴厲之政,易於擾民,而奉行者又甚之耳。香港有華捕,出外巡私土,忽見道旁遺有一箱,舉之殊重,舁至捕房。啟而視之,則一死犬在,已腐爛不堪。事固惡作劇,然何必非該捕自取之!(文末閑章曰「出於意外」)

舊時坊間目不識丁者眾,畫報令不識閱報者,能閱圖而得知新聞大事。而今攝影及印刷術精良,且有電腦網絡高速傳訊,故眾報紙皆具當年畫報之能。昔時畫報化文為圖,令不識字者能略知天下事,而今識字者眾,報紙卻不得不增圖刪字,以招讀者。昔者畫報助弱求知,今者報紙增圖刪字,非為藉圖述事無圖不可也,乃為悅讀者之目也,此或風氣使然,或怠惰之果焉。康有為《廣藝舟雙楫》云:「文字何以生也?生於人之智也。」觀今之勢,人之智有進歟?退歟?

參考文獻:

沈弘編譯,《遺失在西方的中國史上:倫敦新聞畫報記錄的晚清1842-1873》,香港:青森文化,二零一五年出版。

林國輝著,〈申報所見的兩則香港史研究〉,田野與文獻,五十一期,頁二十六至三十,二零零八年。

陳平原、夏曉虹編註,《圖像晚清:點石齋畫報》,香港:香港中和,二零一五年三月出版。

魯言著,〈點石齋畫報與香港〉,廣角鏡,一二九期,頁六十一至六十七,一九八三年。

葉漢明、蔣英豪、黃永松校,《點石齋畫報全文校點》,香港:商務,二零一四年八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