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永欣:南生圍失火

年輕時常去南生圍旅行。當年的南生圍,綠樹林蔭,遍地魚塘,附近還有稻田。由於魚糞滲入農田,令土地肥沃,種出來的「元朗絲苗」是著名的上等米。

時至今天,元朗絲苗絕迹,魚塘熱鬧不再,南生圍只有橫水渡、獨木橋、蘆葦矮林、幾間荒廢木屋。但香港位於遷徙候鳥的飛行航道,每年成千上萬過境的雀鳥,仍以南生圍、米埔、后海灣、深圳灣一帶為過境棲息地。

經濟發展是「硬道理」,如今深圳灣以北的濕地已建成公路大橋、高樓大廈,雀鳥擠在香港的這一邊。每次到南生圍米埔等地,幾乎都碰到內地的學生團隊,手持相機望遠鏡,原來他們是過境來「觀鳥」的。

但南生圍的農地早已被收購,若沒有保育人士的反對,早已變成有錢人家的豪宅。亦據說因此南生圍經常「失火」,一旦燒成焦土,趕走雀鳥這些「低端戶」,保育人士也再沒有理由反對,於是建造酒店豪宅的理想便可達到。過往十年南生圍錄得火災七八次,每次都說有多條火線,懷疑縱火,卻從沒有捉到縱火者。

我曾對學生說,香港的文化與文明,要建築在忘記一己之私,培育在廣闊的眼界和世界的關懷之上。毁掉了這片雀鳥土地後,不但深圳學生沒法南下觀鳥,我們也無鳥可觀了。希望縱火者和操控縱火的人高抬貴手。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3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