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永欣:TSA風繼續吹

教育局吹風,傾向明年小三復考TSA,並指檢討委員會做過「全面」調查,校長和家長都支持復考云云。

但在這段期間,官方對TSA作出了什麼改變,改善了什麼,令人對TSA刮目相看?我們能理解的,就只在調整試題的題型和難度。但TSA為人詬病的操練壓力,並不單在於題型和難度,而是源自官僚制度利用測考分數,作為問責、評鑑、監控個別學校和學生表現,甚至是向學校施壓的工具。

TSA這種屬於由上而下的「總結性評估」(summative assessment),還說能改善教學、促進教學,實難置信。事實也證明它沒有這樣的效能。

令人不安的是,今次的所謂檢討調查,雖稱由教授設計,但處處存在偏好,就像做了手腳的骰子一樣,擲出來的結果當然是「支持復考」。這一點我在從前的文章已揭露過。

這一切距離全面公正的檢討甚遠。大家提出過的不記名、不記校、抽樣考、隔年考,保證個別學校和學生身分不泄露,TSA只進行對「系統」的評估,不會變成架在老師頭上的一把刀的一切建議,基本上是零回應。

TSA這場爭議,實在令人疲累。大家好像對着一幅牆說話,道理講過百遍,但官方和檢討委員會的態度是「睬你都傻」,認為改改題型和難度就夠。

最令人擔心的是,學校把考試操練埋在課程裏,滲入日常教學,學生因此變成考試的機器。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2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