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難民問題」的政治價值

「假難民問題」至年初由《東方日報》、政府及建制派連番發功後,終於升格為近來的社會議題。不過,酷刑聲請制度其實自港英時期已經存在,為什麼突然獲得關注?關鍵在於其政治價值,作為西環於立會選舉時的部署。

觀乎歷來選舉,建制派一向不善製造議題,往往在輿論戰中落於下風。反而傳統泛民早已擬定議題,把選舉和「梁特首」的連任問題掛勾,作變相公投。加上「行李門」事件再幫一把,打此議題基本上可以話無得輸。

中央未就特首連任表態,與其陪同地位超然的「梁特首」欖炒,民建聯主席李慧琼早早跳船,由來屆不再參選的葉國謙頂上,以避免再次出現之前新東補選中,周浩鼎連「是否支持梁振英連任?」也不敢回答的尷尬情況,頓變了半個月低能兒。

同時,新東補選亦再次確認了一個事實,之前蔡子強教授提及過的一點,就是建制陣營的動員能力是有限的。由回歸以來,泛民建制的支持度大概都是5成多比3成多,新東補選亦不例外。加上鄉事派自立門戶,建制派面對的選舉問題其實與傳統泛民同樣複雜、困難。

在此外圍形勢下,除了要跟鄉事分豬肉外,爭取游離的1成左右選民支持變得更為重要。歷史告訴我們,游離選民不大有明顯的政治取向,往往被受一些臨近選舉前發生的重要事件影響情緒和投票決定,像當年陳水扁選台灣總統的槍擊事件和新東補選前的旺角騷亂。

所以,假如臨近選期前出現幾個左右大局的消息,如「梁特首」宣布不再連任,泛民突然失去能夠取分的議題,自然勝算驟減。但,西環怎會就此滿足?它還希望有一個角度能夠刺中泛民的軟肋, 讓其兵敗山倒。目前來看,相信就是成本低,且政治正確的「假難民問題」。

難民,無疑是弱者中的弱者,對其開火相對阻力較低,甚至可以得不少支持,畢竟當中有一明顯「我者」和「他者」的分別。梁美芬倡議退出《酷刑公約》、葉劉建議提「禁閉營」、自由黨搞簽名運動… 可見建制派已埋首於社會營造反難民的氣圍,以便在立會選舉中借題發揮。

「假難民問題」,所延申指控的不外乎是增加政府財政壓力和搶奪本地人的資源。基建於普世價值和協助難民的往積,傳統泛民如公民黨、工黨,定必被高調追擊,如不斷重提李志喜大律師協助難民的案件和高叫張超雄為「難民之父」。

至於本土派,則陷入相類似的尷尬位置。以本土利益為依歸,邏輯上也應傾向反假難民;但現在連民建聯鍾樹根都自行掛上「本土」的招牌,支持反假難民,要與其切割變得困難,甚至令自身本土的色彩變得模糊,掉落泥漿摔角。

相反,假若本土派於議題上靠近泛民,則不得不面臨左膠化的指控。不但被本身支持者質疑,而且也會陷入理念和選舉議題上自相矛盾的問題。除非本土派會采取比建制派更激進的倡議和手段(不太可能),否則只可能在此議題上支吾其詞,刻意模糊。

總結而言,當傳統泛民還在飲茶吹水、本土派別還在搞銀行戶口、商業登記、大眾還在因為一件行李鬧翻天的時候,請留意一下「假難民問題」的陰霾正在悄悄擴散,隨時於九月立會選舉帶來一場狂風暴雨,禍福難料。

文: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