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從2008年北京奧運起化為灰燼的藏曆新年洛薩(Losar)

【轉載】從2008年北京奧運起化為灰燼的藏曆新年洛薩(Losar)

洛薩(Losar)是藏語中的新年,也就是從藏曆的一月一日起慶祝的節日。對藏人來說,這就是所有家人難得聚首一堂,穿上傳統的藏服,準備豐富的佳餚,與環境和他們的宗教共融,慶祝新的一年來臨。

傳統的藏人並不會慶祝生日,他們計算年齡的方法就是在洛薩時加上一歳 。所以細想一下,其實對於藏人來說新年不僅是一年伊始的慶典,更是眾人的生日。正式的洛薩長達十五天,但絕大部分的家庭都只會慶祝四或五天。

藏曆一月三十日的晚上,藏人都紛紛在家裡的佛龕跟前供放層層疊疊的「德嘎」(油炸麵供品)以及茶葉、酥油、糖果、鹽巴、「魯過」、人參果、青稞酒、青稞苗等等,要給佛龕和所有的唐卡或是佛像換上新的哈達,點上酥油燈,然後走到家中屋頂上焚香禮佛,但如果家中有小孩子,那麼根據傳統習俗,在焚香之後就會跟小孩一起點煙花放爆竹。

日出之時,家裡的男性都會 帶上香燭騎着馬到寺院朝拜和參予法會儀式。一輪莊嚴的慶典過後寺院的高僧便會跟年輕僧侶進行煙花比賽。洛薩時的寺院都是人頭湧湧的。寺廟的高僧會把水果和糖果扔給聚集在寺廟大殿中的民眾和僧侶。全年之中只有這一天藏人可名正言順地和僧侶們摔跤從而搶走他們手中的水果,一大清早寺院大典是充滿了笑聲和歡呼。

當水果的「搶掠大戰」結束以後,法會隨著僧侶誦經祈禱後結束。接著父親和哥哥們就會帶著他們那些在寺院裡當僧侶修行的弟弟們回家,媽媽和姊妹們早已在家中準備好培育青稞苗、做青稞酒、炸「卡賽」和「桑岡帕勒」(用酥油炸製的各種點心)、準備「竹素切瑪」(五穀豆)和「魯過」(以酥油花雕塑的羊頭)。滿桌滿滿的迎接洛薩的來臨。

一家人整整齊齊的吃過團年飯以後,就會走到大草原進行另一行傳統民間習俗「騎馬比賽」,而比賽獲勝的三至五人就會獲得錦緞布匹。騎馬比賽過後,整村人一起玩拔河等遊戲至晚上才各自回家吃晚飯。

有時候在新年的第二天村民會舉行「婚禮遊戲」-新娘會從村的一隅被帶到另一邊的其他家庭,而那個家庭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選為遊戲中的「新郎」,沿途其他人會隨著新娘的腳步,一步一步的走過去。在路上,新娘那方的「叔伯兄弟」們會派發糖果和水果,到達之後更會和村民一起唱歌狂歡。

在新年的第三第四天,村子裡才會舉辦真正的婚禮,而村民就理所當然地被邀請出席一整天的宴會,享用豐富的婚宴。

這是我們的傳統也是我們過往簡樸快樂的洛薩。

我依然清楚地記得童年時的洛薩。我們用哈達(用作祈福和表達謝意的白色圍巾)圍在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肖像上,旁邊放上我們的貢品。人們穿著西藏傳統的服飾,誦經和炮仗聲在藍天之下迴盪……但其中最美麗的是數千張印有象徵幸運的圖案和經文的小白紙在天空飛舞的畫面。在特別的日子裡,藏人都會把它們扔到空中祈求好運降臨。這就是一個快樂的洛薩和對藏人的意義。

但自從2008那年大規模的示威、接之而來的鎮壓引發西藏各區藏民自焚開始,流亡社區的藏人近幾年已經不能懷著歡天喜地的心情慶祝洛薩了,而境內藏人在特別的節日更是被重重監視,寺院佈滿大批軍警,彷彿他們的節慶也像在大監獄裡渡過。

從1951年開始西藏這個地方便進入了最殘忍最慘痛的歷史-共產黨人民解放軍破壞這裏的文化,屠殺這裡的人民,引發後來大規模的抵抗和自焚抗議。現在這個地區在當地藏人的心中已經成為了保安嚴密、無理逮捕和暴力的代表。

在2008年,也就是舉辦北京奧運的那一年,我意識到一浪接一浪的和平示威正在整個西藏發生,然而大量的藏人卻因此被殺害、逮捕和囚禁。從那一年開始,對於所有的藏人,還有我來說,洛薩變得沉重,從此也不再一樣。

2009年的時候,有一位名叫扎白的僧侶在西藏安多阿壩縣自焚。他在火焰中犧性,呼喊著他對自由和和平的渴求,而的確有更多的人跟隨他加入了反抗的行列,直至2012年,短短一年間發生了87宗自焚事件。對我來説這是痛苦的一年,我在達蘭薩拉渡過了充滿煎熬的好幾個月。不下數天便有一宗甚至同日幾宗的自焚消息傳來。每次發生自焚,流亡藏人都會聚集起來,手持西藏國旗和蠟燭,從廣場遊行至達賴喇嘛寺院為自焚者誦經。他們沿途誦經的聲音令我有切膚之痛。雖然人們懷著沈重的心情哀悼失去的靈魂,但一種團結的感覺卻油然而生,像是在向遠方傳遞我們的禱告。

當我看到這些正在藍天下飛舞的美麗紙條、聽見人們向著天空的呼喊,我卻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他們無法宣之於口的信息…… 截止2015年的8月28日,一共有147名藏人將他們的身體燃作火焰。他們正在大聲吶喊:「我們永不放棄。我們有的是尊嚴。」Bodgyalo.(西藏戰勝)

節目詳細資料及香港西藏電影及文化節2015宣言,可參看本會網頁

http://www.hongkongtibetfilmfestival2015.com/

或 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628178974066252/

文章:欽列嘉措(流亡藏人文化及研究員)

翻譯:Endlicheri

圖片:Photo by TomoyoIha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