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有一個La La Land

近年來,無論中外市場也有不少談及夢想的電影。面對這些以夢想為題的電影,不期然會露出鄙視的神情,總覺陳腔濫調,即使這類電影創作動機是如此偉大,最後也只會淪為大眾賣弄品味的玩意。

農曆新年間,一套口碑載道以夢為題的電影La La Land被吹捧得街知巷聞,平日不愛看電影的家人也嚷着要看。雖已多番推搪,但礙於父母之命實在難以推卻,最後帶着「陪睇」的心態走進了戲院。

一如所料,整套電影貫穿一對情侶追夢的故事,再加入大量歌舞情節,以華麗的場景搭救;而唯一較特別的,便是電影道出了追夢是有代價這個殘酷現實,為以往過於烏托邦的夢想電影增添一份現實感和人性。

以為這部電影和其他被過分追捧的電影一樣,會被納入我心中過客電影之列。但一天我坐於辦公室,聽着同事一堆外熱內冷、毫無意義的單打對話,再看到桌上一堆機械式的工作,完成後沒能帶給你絲毫滿足,忽然對於未來又跌入無限的反省與迷思,感覺還差幾步就要成為不想成為的大人,彷彿那一刻都凝結,很有衝動逃離這個冰冷而又缺乏深度的環境。

仍記得電影中的一幕,Mia在餐桌前質問當時加入了樂隊的男主角,他為何不再為自己的夢想而努力,而是走去了另一方向。說實在,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現在的生活非常過得去,不用為生活煩憂,但人生就是為求「過得去」嗎?當年不想畢業後過辦公室生活,於是不理家人反對選擇了修讀充滿挑戰的新聞系。走進社會離開校園將近一年,當天的熱誠似乎失去蹤影。

不少人說戲中Mia為了夢想犧牲了男主角很可悲,但十年後若回頭看看自己不曾為任何東西犧牲過,或許是更可悲。我們是時候聆聽自己的內心,找回屬於自己的一片Lalaland。

文:何思穎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