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哥拒批七警的潛台詞

七警毆打公民黨前成員曾健超案判刑後,警務處長盧偉聰的「沉重」回應,意味着警民關係在短期內也難復舊如初。

在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7名將曾健超拖至「暗角」毆打的警員被判囚兩年,作為警隊最高領導的「一哥」盧偉聰兩度回應判刑,他拒絕就事件向市民道歉,亦沒有評論涉案警員有沒有犯錯;對於有同袍因執勤牽涉刑事案件並被判刑,他感到「非常心痛和難過」。一哥這番話,儼如確定了警隊已成為中央和特區政府在港最重要執行維穩政治任務的隊伍。

試問一哥,如有警員在向違例泊車司機發告票期間,因不堪被司機辱罵而向司機拳打腳踢,最後被判囚,一哥會否拒評警員是否有錯?又如有警員因公務執勤期間,在警署內擅自挪去證物房內的貴重證物,然後被法庭判處監禁,一哥又會否拒答該名警員有沒有錯?

事件說明了,對警隊管理層來說,不能公開質疑七警的行為,關鍵不在於他們是否執勤期間牽涉刑事的行為,而是執行任務的性質。佔領運動當時被視為反對派直接與中央對抗的違法行動。對於這些「反中央」的示威者,當時警隊絕不手軟,所以即使被外間質疑警方對示威者使用過度暴力,仍獲前一哥曾偉雄力挺「你哋冇做錯到」,因為警隊當時是奉行打擊對抗中央力量的維穩任務。如今七警因維護中央權威而被判囚,即使他們是知法犯法,作為一哥的,怎能說七警有錯?怎能為此道歉?

按此思路走,縱使最後七警案塵埃落定,警隊未來仍要肩負這重大政治任務;近年對反對派示威者的不友善態度,恐怕將會持續下去。過去相對和諧的警民關係,已往事如煙。

文:梁美儀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