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樑不正 下樑怎麼辦?

最初由記者當上老師,本着與人為善的性格,學生哭喪着臉要求遲交功課,我會通融;明明說好遲到者不可補做測驗,見他們遲到跑入班房時又不忍心。

但一味做好人,就會失掉原則,最重要是對其他同學不公平。

教學經驗多了,發覺堅守原則才會得到學生尊重,那些理虧的學生,看到我有一把清楚的尺,也會自動噤聲,不再苦纏。

管理一個班房,尚且要秉持原則;管理一個國際機場,守則更要分明。

梁頌昕事件揭發了一個問題——到底誰人有特權,萬一遺下手提行李在禁區外,有人員代為送返禁區內。一名曾任機場保安和地勤的人員向傳媒表示,有四類人可以:航空公司的頭等客人、坐輪椅者、獨自乘機的兒童、明星。

我想知道,這是否機場和航空公司一貫做法、他們是否同意這原則,請機管局務必澄清,並解釋當中理據。

機場前線人員每天面對的客人千奇百怪,他們若沒有一份清楚的守則用來執勤,是不能正常運作的。以今次為例,特首之女能通融,下次若是特首夫婦的兄弟姊妹,或是其他親戚,又可以嗎?

香港機場素來贏得國際美譽,今次事件中,沒有一個管理層敢站出來指摘特首做錯,只強調行李已過安檢。但重點是,人與手提行李分開檢查,已是保安漏洞,他們不應視作等閒。保安局長黎棟國說,今次不是特事特辦,以後機場人員可按個別情况決定。這說法足令日後爭拗不斷,害苦前線執勤人員。

上樑已倒,下樑仍撐着,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發聲明,指航機上所有人員,無論身分或社會地位高低,手提行李必隨身攜帶,同時受檢查。

原文載於2016年4月12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