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智華:DQ後局勢論——政府、建制派與非建制派面對的政治難題

高等法院裁定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和姚松炎的宣誓無效,4人失去立法會議員資格,令至今被DQ的非建制派議員增至6位。外界預料針對上述判決的上訴案終會以失敗告終,進行補選幾成定案。DQ事件為香港政界及社會引發了大地震,但隨之而來的局勢亦會為政府、建制派及非建制派帶來更棘手的政治難題。

政府和解政治的困局

從實際利益出發,今屆政府想必不願看見DQ事件繼續發酵。新任特首林鄭月娥上台後社會轉吹「和風」,大有和解之勢。是次4名議員的DQ事件實乃上屆政府留下的政治問題,與現屆政府無關。DQ一事不但重燃社會的緊張及悲哀情緒,同時又無形中增添了政府與非建制陣營的對立。由於判決權屬法院所有,在「守護法治精神」的圍欄下,政府須尊重法庭判決。新一屆政府對DQ事件一直以溫和的態度冷處理,並透過表示「不會乘人之危」去穩定民心,目的正在於避免再激起政治對立及社會矛盾。

事實上,在6位非建制議員被DQ的情況下,建制派在總席數及分組點票均佔了過半數議席,除了如政改等「重要議案」須獲全體議員2/3票數通過外,基本上政府在建制派支持下可通過任何議案。退一步而言,在建制派議員總席位過半數的優勢下,即使6位議員沒有被DQ,非建制派也無法阻止政府提出的立法議案。現時親政府陣營在立法會內的勢力已達至最大化,DQ更多非建制議員非但沒實際得益,反而更損害政府願意和解的形象。

建制派補選的難題

對於建制派而言,6個出缺議席看似機不可失,但實則暗湧處處。據統計,2016年建制派與非建制派在地區直選的得票率分別為41%及55%。在一般情況下,建制派要在地區直選中戰勝非建制派實非易事。2016年新界東補選的結果亦顯示,儘管有超過1名強勢的非建制人士參選,互相分薄票源,建制派亦無法坐收漁翁之利,取得議席。除非政府合併舉辦補選,否則建制派難以穩操勝券。

為了爭取議席及宣示補選的認受性,建制派必須出選,而且他們須在有效協調的情況下,安排每區1位出選以達至最大勝率。然而,各建制黨派之間如何分配選區;每個黨派派出多少人參選;如何限制其他黨派出選以防「鎅票」等,均牽涉十分複雜的政治協商及利益問題。若處理不慎則兄弟鬩牆,破壞建制陣營團結。選舉是一場困難的政治遊戲,若建制派在DQ事件上繼續窮追猛打,則製造了空間予對方打「悲情牌」,在補選乃至下次立法會選舉時容易引起選民反撲。縱觀全局,建制派為今之計只有擴大選民基礎,同時強調尊重法庭判決,避免刺激選民,以不變應萬變,方為上策。

非建制派內部的困境

非建制派內部亦因DQ事件而陷入同室操戈的危機,其將進一步分裂及碎片化。事實上,有部份非建制陣營的支持者對被DQ議員們的宣誓失誤感到失望。有部份市民亦遷怒該批議員們的宣誓引致人大主動釋法,以及因議員資格被取消而無法履行「關鍵一席」的職責。倘若該6位議員參與補選,他們便等同間接承認早前宣誓的無效性及議員資格被取消的合法性,而且經DQ一事後有多少選民為之失望而支持他人也是未知之數。與此同時,由於非建制陣營一直處於不協調的狀態,其他非建制陣營在利益鼓動下亦對補選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他們一但參選便會被加上「搶奪同路人議席」、「內訌」、「鎅票」等不義之名,在政治道德上先輸一仗。DQ事件大體上劃分了兩種非建制選民:一種會因被DQ議員的「政治過失」而對他們大感失望,因此會另選他人;另一種則堅定認為被DQ議員們乃被欲加之罪所害,而議席也應歸還他們。這種分裂會導致非建制選民在補選投票時的意向增添更多不確定性,而且其陣營內部的矛盾將會進一步激化。

經過是次DQ事件後,想必非建制派會痛定思痛,明白日後宣誓不能兒戲,今後不敢再越雷池半步。經補選而生的議員也了解中央政府的底線在何處,會乖乖服從規矩及制度。此外,少部份議員的失誤需要全體負責,「牽一髮動全身」的教訓會使立法會內非建制陣營更加注重協調及合作。然而,體制外的非建制陣營經過補選後會更加對立及碎片化,甚至與走入體制內的同路人嫌隙日深。

餘論

DQ事件對香港從政者當頭棒喝,明白中央政府對於宣誓背後的國家主權及效忠問題之關注程度及一套底線。親政府陣營不宜在DQ議題上過分執著,窮追不捨。現時建制派已佔了議會的大多數,其力量足以主導立法會並通過政府的法案,而且主席也擁有剪布權力,非建制派僅餘分組點票過半數及拉布這兩張「形式上」的底牌。一但奪去上述兩張底牌便等同將他們推入絕境,亦將非建制支持者推向絕望深淵。當失去體制內的唯一抗爭陣地,他們便只能採取與以往不同的手段,甚至到體制外抗爭,相信此乃各方都不願看見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