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潔泓:被城規會「摔角手」撻低的反東北抗爭者

何潔泓:被城規會「摔角手」撻低的反東北抗爭者

當一粒城規會的橡皮圖章以外

他們還進化成打低異見者的摔角手

吳卓恆在城規會被摔角手吳曙斌撻低,搶過大家眼球,彷彿東北突然又有事發生。其實,反東北抗爭者在城規會已經搞了好一段時間,一直無人問津,今次樹仁學生受傷,引來一堆人張看。

話說,早前反東北陣營日夜辛勞,收集了五萬份反對書,城規會卻視之為白紙,擅自刪掉千名市民的申述授權資格,即使委會勉強在席聆聽,也從不參考,口說容許公開申述,其實又是公關技倆。

事實上,城規會所有委員皆由特首委任,當個馴服的守門人,環評報告草率馬虎,完全欠缺社會評估報告和文化影響,都可以照樣通過,委員蛇鼠一窩,連國際控股集團主席、前新鴻基前高層都可以分一杯羮,三份一委會逾時幾個月,仍未交出利益申報表,但竟然可以坐低開會審議規劃申請。

東北村民由立法會第一階段撥款一直抗議到去城規會,都為了要揭露小圈子的黑廂暗局。

陳茂波可以係古洞囤地、林嘉芬可以係管轄範圍買地建屋、委員可以完全唔答市民問題,但村民就要被玩弄於權力之中、學生企出黎要求委員交代就要比人摔一跤。

摔這一跤過後,但願大家眼球可以多看看那些被邊緣化的被迫遷者。

原文載於作者臉書,標題為編輯所擬

何潔泓:被城規會「摔角手」撻低的反東北抗爭者

何潔泓:被城規會「摔角手」撻低的反東北抗爭者

當一粒城規會的橡皮圖章以外

他們還進化成打低異見者的摔角手

吳卓恆在城規會被摔角手吳曙斌撻低,搶過大家眼球,彷彿東北突然又有事發生。其實,反東北抗爭者在城規會已經搞了好一段時間,一直無人問津,今次樹仁學生受傷,引來一堆人張看。

話說,早前反東北陣營日夜辛勞,收集了五萬份反對書,城規會卻視之為白紙,擅自刪掉千名市民的申述授權資格,即使委會勉強在席聆聽,也從不參考,口說容許公開申述,其實又是公關技倆。

事實上,城規會所有委員皆由特首委任,當個馴服的守門人,環評報告草率馬虎,完全欠缺社會評估報告和文化影響,都可以照樣通過,委員蛇鼠一窩,連國際控股集團主席、前新鴻基前高層都可以分一杯羮,三份一委會逾時幾個月,仍未交出利益申報表,但竟然可以坐低開會審議規劃申請。

東北村民由立法會第一階段撥款一直抗議到去城規會,都為了要揭露小圈子的黑廂暗局。

陳茂波可以係古洞囤地、林嘉芬可以係管轄範圍買地建屋、委員可以完全唔答市民問題,但村民就要被玩弄於權力之中、學生企出黎要求委員交代就要比人摔一跤。

摔這一跤過後,但願大家眼球可以多看看那些被邊緣化的被迫遷者。

原文載於作者臉書,標題為編輯所擬

何潔泓:被城規會「摔角手」撻低的反東北抗爭者

何潔泓:被城規會「摔角手」撻低的反東北抗爭者

當一粒城規會的橡皮圖章以外

他們還進化成打低異見者的摔角手

吳卓恆在城規會被摔角手吳曙斌撻低,搶過大家眼球,彷彿東北突然又有事發生。其實,反東北抗爭者在城規會已經搞了好一段時間,一直無人問津,今次樹仁學生受傷,引來一堆人張看。

話說,早前反東北陣營日夜辛勞,收集了五萬份反對書,城規會卻視之為白紙,擅自刪掉千名市民的申述授權資格,即使委會勉強在席聆聽,也從不參考,口說容許公開申述,其實又是公關技倆。

事實上,城規會所有委員皆由特首委任,當個馴服的守門人,環評報告草率馬虎,完全欠缺社會評估報告和文化影響,都可以照樣通過,委員蛇鼠一窩,連國際控股集團主席、前新鴻基前高層都可以分一杯羮,三份一委會逾時幾個月,仍未交出利益申報表,但竟然可以坐低開會審議規劃申請。

東北村民由立法會第一階段撥款一直抗議到去城規會,都為了要揭露小圈子的黑廂暗局。

陳茂波可以係古洞囤地、林嘉芬可以係管轄範圍買地建屋、委員可以完全唔答市民問題,但村民就要被玩弄於權力之中、學生企出黎要求委員交代就要比人摔一跤。

摔這一跤過後,但願大家眼球可以多看看那些被邊緣化的被迫遷者。

原文載於作者臉書,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