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香港的「本土價值」?

香港本土派口口聲聲說要維護香港的本土價值。那麼,究竟什麼是香港的「本土價值」?香港有自身獨有的本土價值嗎?如果有的話,那又是些什麼樣的價值呢?這些價值又是否值得維護?

本土價值抑或普世價值?

本土派所謂的本土價值,有時指的是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然而,這些都是普世價值;要維護這些價值,直接說「維護普世價值」不就行了?為什麼非要冠以「本土」一詞不可呢?本土派的許多言論是針對中國內地而發的。也許他們想說的是:由於中國內地沒有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價值,而香港目前具備這些價值,為免將來失去這些價值,我們必須努力維護之。

然而,「中國內地沒有……價值」是什麼意思?是指內地人民不追求這些價值?還是指內地社會沒有這些制度?如果指的是前者,那就大錯特錯了!內地人民一樣追求這些普世價值,而且追求起來往往比香港人更勇敢更壯烈。如果指的是後者,那麼內地在這方面確實有待進步;但香港也一樣沒有民主,照這樣的說法,民主就不應包含在本土價值裏?本土派或會反駁說,在內地只有極少數人關心民主、自由等價值,絕大多數人對此不聞不問,因此它不是內地人民普遍追求的價值。但在香港何嘗不也是如此?絕大數港人對這些價值也都漠不關心,照他們的說法,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也不是香港的本土價值。

強調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是本土價值,會產生誤導:以為內地人民不懂這些,只有香港人懂。使香港人產生一種道德上的優越感。

本地習俗有好有壞

討論本土價值,有時需與當地的文化習俗聯繫在一起。如果本土派所要維護的本土價值,指的是維護本地的文化習俗,那麼他們的主張就是「豎稻草人」。因為沒有人說要取締本地的文化習俗。

近來確有人主張在中學以普通話教中文科,有些地方也開始使用簡體字。這招致很多人的反對。如果本土派要反對的是這些東西,維護粵語文化和傳統的中國文字,就應該具體地將這些目的說出來,而不是喊那些冠冕堂皇、大而無當的口號。況且,這些問題也似乎未上升到抽象的價值高度。

如果真有所謂香港的本土價值的話,也許只能體現在香港人日常的生活態度中。在大多數香港人的日常活動和言行中所反映的價值觀,或許最能代表香港的本土價值。如果這樣的話,香港的本土價值有好有不好;有些值得維護,有些不值得維護。

香港有許多不良的習俗。例如,與內地的一些大城市比較,香港人迷信的比率似乎更高。燒香拜神十分普遍,風水算命等也非常流行,婚嫁搬家等都要挑個吉日,書店裏最暢銷的書大概是「X年運程」、「Y年通勝」之類,真是愚不可及。春節剛過不久,春節期間最常聽到的賀詞就是「恭喜發財」,電視上的各類文藝節目也都以此為主題,《財神到》是這段時間的主旋律,到處都在派發利市,全城充斥着銅臭味,真是俗不可耐。小時在內地,過年時只有至親的長輩才會給小孩一些「壓歲錢」,沒有香港這種普遍流行的派利市習俗。這種習俗既低俗又破壞環境,據環保團體「綠領行動」估計,港人每年消耗3.2億個利市封,相當於砍伐16,300棵樹。

香港社會的歧視情況也十分嚴重。稱菲律賓女傭為「賓妹」,稱印度、巴基斯坦人為「阿差」,有些人更稱內地同胞作「蝗蟲」,這需要多刻薄的心腸才說得出口?外傭在香港所受的待遇也不是很好,她們工作時間長,受僱主虐待情況時有所聞。2016年6月,澳洲的「行走自由基金會」發表《2016年全球奴役指數》報告,指出香港有近3萬名「現代奴隸」,按人口比例,在167個國家或地區中高踞第32名。

筆者並非要在此證明香港人有多麼不堪。香港有很多好的東西,也有不少壞的東西。重點是,如果本土價值指的是體現在香港人日常生活和言行中的價值觀,那麼有些值得維護,有些不值得維護,有些甚至應該摒棄。如果一個地區的民眾只懂得一味地攻擊別人,而缺乏自我反省和自我批判的能力,這個地區的民眾就無可救藥了。

移民城市理應寬容

一個國家、地區或城市的歷史和構成,有時也能反映這個地方的本土價值。如果是這樣的話,香港是一個移民城市,又是中西文化交匯之都,其本土價值應該主張多元和寬容。然而,本土派狹隘的排外言行不但違背了這種本土價值,甚至違背了他們口口聲聲講的普世價值。

香港某些人排斥內地同胞,部分原因可能是有些內地遊客的行為欠缺文明。然而,這只是一小部分人,我們不能以偏概全地說所有內地人都不文明。不要忘記,每天也有許多好人好事和令人感動的事跡發生,對此許多人往往視而不見。如果別人也以偏概全的話,一樣可以舉出很多香港人劣行的例子。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須認識到,雖然在某些方面內地不如香港文明,但也有某些方面香港不如內地文明。例如讓座的風氣香港就不如內地,依筆者之所見,在內地的公共汽車或地鐵車廂裏,必定會有人為老人或孕婦讓座,在香港則未必。

也許平均而言內地人民可能不如香港人文明,即使如此我們也不應該歧視或痛恨他們。由於文化和生活習慣上的差異,我們應該寬容一些。須知,文明與否是相對而言的。相對於某些地區,香港人可能較文明;但相對於別的一些地區,香港人就像野蠻人。君不見,每當港鐵入站時,未等車上的人下車,香港就有不少人迫不及待地擠上車?這種情形在日本或新加坡是不會發生的。日本人或新加坡人是不是也應該歧視或痛恨香港人?

歧視和仇恨恰恰是不文明的表現,理性和寬容無疑屬於普世價值。如果它也應屬於香港的本土價值的話,本土派的許多言行恰恰違反了他們所要維護的本土價值。除非他們認為「狹窄」和「非理性」才屬於香港的本土價值。

本土派的悖論

當本土派主張維護香港的本土價值時,從未想清楚什麼是本土價值。如果「本土價值」指的是香港人的價值觀,那麼香港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價值觀,有好的也有壞的,你要維護的是哪一種價值觀?更多的時候,他們是將某些普世價值視為本土價值,但這樣一來,其狹隘的「本土」作風就可能恰恰與寬容的「普世」精神產生衝突,這就是本土派的悖論。其實,何必作繭自縛於本土呢?破繭而出,放眼國家與世界,自當逍遙於普世。

文:張海澎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兼任講師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