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不要再笑「港豬」颱風前要去超市掃貨了

因為DQ(取消資格)案,還有佔公民廣場三子被判監禁的那幾天,我在網絡見到很多「黃絲」(至少他們在面書(facebook)中,仍掛住黃絲的頭像或有關的標誌)說:「那些高官會有報應的。」

那些「黃絲」,好像很相信「報應論」。

可是,我和我的朋友,都對這種言論沒有太大感覺。

不要以為自己一點責任都沒有

如果大家真的相信「報應」,那些在「黃絲」口中在作惡的「高官」,或他們稱為「狗官」的,其實就建構了現在的地獄——你我他身處的「地獄」。我們現在活於這個香港,已是報應、是共業。那些說「那些高官會有報應」的人,不要以為說了那一句話的自己,一點責任都沒有。

我另一個不論政的朋友,說得更盡。他對我說:「健吾,現在的政府,得寸進尺,何嘗不是當年50萬人和平大遊行,毛都沒燒掉一條的報應?」

我沒有回話。因為我真的覺得,「報應論」是消極得很的。當你發現,你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去應對,就會可以「口響響」地說「這些人將來會有報應的」。將來?不要說將來了,你現在就在受之前的業,積下的報應了。

在澳門承受「天鴿」颱風吹襲的日子,不少香港人都在報章的留言欄中說「這是澳門人的報應」。那些說話,要多難聽有多難聽。事實上,也有很多「恐怖」的事情發生:朋友說博彩企業照常營業,無電無水,都要員工上班;有些食店坐地起價,飯盒100元一個、飲用水150元兩支。更有人出來說,不要再笑「港豬」囤糧了,以後打風的時候,記得要買100個即食麵、10公升的蒸餾水。在打風前囤糧囤水,是常識吧。你笑「港豬」們囤糧,到真的有事的時候,你也千萬不要去找那些人幫忙。

也許,網絡的人,當然覺得自己說得對,才會說出來吧。但對澳門人而言,什麼是報應呢?是因為他們每年收幾千元的「派錢」,從而不關心政治嗎?還是他們跟中國大陸融合得很好(如過分依賴國內的電網等等),所以就要承受這次的災害帶來的傷害?

有澳門朋友,早兩天傳我簡訊,說:「其實我見到好多香港人喺面書度話求救係要『麻將腳』、要女朋友,我都覺得好絕望。係澳門,筷子基、青洲、下環,好多獨居老人或老夫婦,有朋友仲聯絡緊佢哋嘅父母,仲未找到,我都唔可以同佢哋講咩。我自己舅父,佢70歲,住3樓,望落樓下係條泥河。我好擔心澳門朋友同佢哋聯絡不上的親人。我家人做消防員,上班30多個小時,現在還未可以下班。4層深的停車場,滿了海水,佢話唔少人去攞車、救車,走唔切。我唔辛苦,只是乾着急,什麼也做不到、幫不了,很不好受。睇到人講笑,我唔識笑,我唔識用我嘅幽默感。」

每一個香港人的共業

或者回過頭來,真的要「理性討論」,有幾多人知道,港燈和中電,分別買幾多大亞灣的電力?有幾多人會在乎,中國的發展商建的樓宇,是否有足夠的防風設備?有幾多人會問,保險業界會如何處理這種天災「帶來」的影響?有幾多人想知道,面書真的有認真的功能,而不止是「網上世界不需要那麼認真」?

只是,當我看到香港人在說「報應」,我只可以說,網絡現在這樣子、香港現在這樣子,都是每一個香港人的共業、每一個香港人成就的報應。你今天說澳門人有報應,也許將來,港珠澳大橋又好,高鐵又好,發生什麼事,也許都有人在某個角落說,那是香港人的報應。

題外話:聽說壁屋監獄能讀到《明報》,黃之鋒君應該會看到這一段。希望你看得明白,我今天寫的,是給你,還有比我年紀輕的一代政治人物看的。會抽時間寫信給你。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8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