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以後的民主路

劉曉波因癌離世,4個議員被取消資格,連同早前被取消資格的兩個議員,5個地區議席,1個功能組別。

於是,大家又再在網絡給一些很可預期的反應:取笑有之,無奈有之,沮喪有之。總之,大家都覺得這個政府,很沒救。

從法庭頒出來的判辭表示:社民連、新界東的前議員梁國雄不符合莊重規定,法庭認為,他「開遮、叫口號及撕紙張,與宣誓真正目的無關」,認為「他的誇張行徑,超出莊嚴及尊重的合理範圍」;九龍西的前議員劉小麗顯然是故意慢讀,「拒絕及忽略作出立法會誓辭」;羅冠聰作出的誓言「無表現出真正及忠實意圖會致力擁護、遵守和履行誓言的責任,而他將『國』字的聲調提高,客觀上是他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為特區的合法主權地位,表達質疑和不尊重」;而姚松炎的宣誓就違反嚴格形式和內容規定,並加入了另外的字句。

判辭指,根據《基本法》第104條,包括人大對此條文的解釋、《宣誓及聲明條例》,以及參考相關的案例,確立了宣誓的3個原則,包括準確完全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附表二中,訂明的立法會宣誓形式及誓言內容;另外是莊重及真誠作出誓言,以及真誠相信及嚴格遵守誓言。

這案例給我們什麼影響?很簡單,以後議員宣誓,不會再是「無成本,又可以玩嘢,點解唔做?」(黃台仰,2016),而是可以令你沒有議席的舉措。再者,DQ(disqualify)成為了某種程度上的常態。由梁天琦陳浩天被拒參選開始,到游蕙禎梁頌恆被取消資格、立法會辦事處被偷拍,連「鬆弛熊」和威士忌瓶都被拍下來流傳,到現在4名議員再被取消資格,原來你當選之後,稍有差池,就可以被DQ。然而,還記得去年10月的時候,還有很多「黃絲帶」的網民,說梁游兩人是「自己戇居」。

在香港 公民社會存在嗎?

很多人在面書(facebook)紀念劉曉波,不知道大家又有沒有讀過,他因為什麼原因而被控的呢?他被控的原因,不止是《零八憲章》,在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在起訴書中列作證據的6篇「煽動性、造謠、誹謗」文章,當中包括一篇,是劉氏於2006年寫的〈難道中國人只配接受「黨主民主」〉,內容節錄如下:

「在人民主權的民主之上,還有中共黨權這個更高的權威,這個黨權才是至高無上,也就是『黨主人民』和『黨主民主』,人大是黨權的傀儡,政協是黨權的花瓶,司法是黨權的工具,人權和民主等辭彙是黨權的裝飾。像中共當局發布的人權白皮書一樣,這份民主白皮書(《中國的民主政治建設》白皮書)也充滿了謊言,比如,白皮書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但是,13億國人是黨權驅趕下的羊群,根本無緣參與國家主席的選舉;再如:白皮書聲言『發展黨內民主』,但6800萬黨員中的絕大多數,也不過是黨奴而已,也與黨魁選舉無緣。」

我也很想知道,在面書轉頭像、廣傳劉曉波死訊的香港人,有幾多個讀過這篇文章?有幾人又深思過,所謂民主進程是什麼?

也許,這幾天,最舒服的應是當權的港府了。現在,林太就算宣布啟動政改,非建制派都無力可挽,什麼都可以通過了。

民主是什麼?我記得,大學時代旁聽社會學系陳健民教授的課,他說「民主社會需要公民社會配合」才成事。在香港,公民社會存在嗎?

作者是作家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7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