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挑戰的新加坡51周年國慶

今年新加坡國慶主題是「齊心共創未來家園」,以「共同掀開未來50年的新篇章」為口號。半世紀過去,新加坡由髒亂落後的貿易小港,演變成亞太地區的重要工商業及金融中心,並有重要的國際政治地位。國內表面一片穩定,但過去10多年從民生、經濟、政府施政的問題累積至今,要解決已變成艱巨任務,總理李顯龍和人民行動黨或希望訂下這目標,冀能先團結民心。

民情絕非和平穩定 充斥政治炸彈

新加坡國內的問題實在多不勝數。近月爆出的中國製地鐵車卡事件,只是千瘡百孔的交通問題的冰山一角。行動黨政府交通部轄下的公共交通理事會近月發表多份顧問報告,提出多項提升公共交通服務質素建議,可是沒有觸及核心的問題。例如地鐵走線規劃以至車站設計存在大量缺陷,但巴士服務又沒有配合鐵路網絡;引入兩家新的巴士營辦商,實效欠奉。但電子道路收費解決不了私家車暴增(註1)和交通擠塞問題。

新加坡的住屋問題一如香港,受到私人住宅市况帶動樓價飈升與實際購買力脫節的情况。另一方面,國內也出現過度追捧學歷的觀念,忽視甚至鄙視低學歷工種。低技術勞工階層收入增長「跑輸大市」,例如一個在便利店工作了5年的店務員,月薪還僅1600元(新加坡元,下同);巴士司機也只有大約2800元,但同時面對外勞的競爭。基層工種出現斷層不單純是就業問題,還衍生不少社會問題。例如地鐵欠缺足夠維修人手導致故障頻繁,或是升降機技術員短缺而維修質素下跌,單是今年已發生多宗整幢組屋住宅大廈所有升降機故障而居民有家歸不得的事故。或許被李光耀馴養得沉默,但新加坡的民情絕非港人以為的和平穩定,處處充滿危機。

2013年2月16日在芳林公園有逾5000人示威,反對當時剛公布的《人口白皮書》。示威的遠因之一,是自2000年起採取寬鬆的投資移民審批,引入大量非本地人口造成住屋、交通、醫療、教育等的社會資源壓力之餘,循此途移居的有頗大比例是來自中國,還產生文化衝突。除了香港有報道過發生於2011年8月中國移民投訴印度裔家庭烹煮咖喱事件引起當地人大舉反撲之外,2012年5月12日凌晨中國移民駕駛超級跑車撞向的士導致3死的意外,當地其實幾乎引發排華,同年11月中國外勞巴士司機罷工,當地民間出現一面倒的「fire and send them back」的聲音。筆者上月底到星洲公幹和探親,在大牌檔有本地人跟我閒聊時戲言說「到芽籠尋歡遇上中國來的就馬上離開」。這些牢騷和未有大爆發的危機,可見新加坡國內是充斥大量政治炸彈。

重重內憂 種種外患

要「共創未來家園」不單要解決以上提及的社會和政治問題,重重內憂之餘還有種種外患。南海主權爭議將無法避免牽涉其中,因為中國移民在國內造成的種種社會問題,使新加坡政府將面對左右做人難的局面而變得更加棘手,加上極端伊斯蘭主義的威脅已經浮面,無疑對已成功化解的種族和宗教問題帶來相當風險。南海爭議之外,馬來西亞「1MDB」貪污,不單是首相納吉布和執政黨巫統的政治危機,還觸發柔佛州皇室揚言要脫離聯邦獨立;還有進行了兩年的砂朥越獨立運動,就連沙巴州於上周也揭開爭取獨立戰幔(註2)。行動黨為國會絕對大多數,縱使政治制度不容工人黨「蹺埋雙手」和客觀上其他政黨不容在外圍作亂,但李顯龍也只能獨力支撐也是事實,且舉步維艱。

有實在凝聚力 料國慶主題能實踐

新加坡與英國、澳州、新西蘭的軍事聯防協議,使新加坡除本身武裝部隊外還有後援軍力,有較好的防務準備。李顯龍訪美與奧巴馬會面時藉TPP(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加強與美國的戰略聯繫,算是為應付外患做好充分準備。但國內的問題不止是純粹施政執行和管治實務,還涉及到價值觀念的衝突。可幸新加坡人逾半世紀的經歷,建立了一種國家認同,有實在的凝聚力,相信今年的國慶主題該還能實踐。

註1:Land Transport Authority Annual Vehicle Statistics 2015:2005年約43萬架,2013年最高峰逾62萬架,去年稍回落至60萬架

註2:Free Malaysia Today,2016年7月31日,”Shafie: Sabah can live without Umno”,(馬來西亞國會(沙巴州仙本那選區)議員、巫統前副主席沙菲益阿達:沙巴可不用依賴巫統生存)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