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的人為何沒有去罷課?

港大罷課,參與者200多人。

是次罷課,是要抗議特首梁振英一意孤行委任被港大師生唾棄的李國章做校委會主席,而之前,港大校內先後舉行過兩次的公投。

一次是港大學生會,5119票贊成「校委會主席須由師生及教職員接受的人選出任」,亦有4785票通過「李國章不適合在大學管治架構擔任任何職位」。

也就是說,當梁振英委任李國章做港大校委會主席,既不是師生及教職員能接受的人選,也違反了「李國章不適合在大學做任何職位」的意願。

那請問當日有份投票表達自己意願的5000多位學生,為什麼沒有出現在罷課現場呢?

港大另一個公投,由港大教師及職員會與港大校友關注組舉行,其中一項議案「李國章不適合出任港大校務委員會主席」,有753名研究生、教員和其他職員投票,九成半人贊成。

但請問,當日有份投票表達自己反對委任的教職員,為何沒有聲援學生,一起罷教?港大教職員工會主席張星煒說,罷教可能違反勞資合約,因此未能配合。

經歷過雨傘運動、公民抗命、預約拘捕的洗禮,突然有人和你說,擔心罷教違反勞資合約,這算不算開倒車?這算不算矮化了大學教職員的身分為普通的勞工,而忘記了他們是知識分子,是社會的脊樑腰骨?

當然,公投時反對李國章,並不代表一定同意用罷課來反抗。我們也無權要求其他人犧牲自己來為公義殉道;但如果沒有具體行動支援,則投票表態,其實也只有很純粹的道德壓力,在現實中卻沒有分量。

梁振英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委任李國章,其實便是看透了校園抗爭的底線和力度,教師學生各有顧慮盤算,無法全力以赴。

借用港大罷課宣言:我們此刻需要的不是現實,而是一種純粹的理想主義。

原文載於2016年1月22日《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