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治港政策轉軌及未來5年政局

北京兩會,主管港澳工作的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多個場合就香港事務講話,包括參加港澳地區全國政協委員聯組會和人大香港代表團組會,以及做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有評論指其為香港劃了3條線:選舉新特首標準線、「港獨」紅線,以及香港發展規劃線。其實,筆者認為,最重要的就是一句話:「香港不能再折騰了!」筆者認為,這句話集中體現中央治港政策轉軌為聚焦經濟民生的決心。

事實上,在當前特首選戰,「先政治」還是「先經濟民生」,還是爭論不休。筆者在本欄很早就提出過「休養生息」,曾俊華起初也講,後來因要泛民提名,放棄了。而有人則理解「休養生息」為不發展經濟而對此批評。其實,稍有學養的人都明白,未來5年,在政改和23條立法,兩大陣營都難以形成共識,愈糾纏社會愈撕裂;而搞經濟民生,也不是不要政治手段,至少要處理拉布。只是,糾纏政治難題和經濟民生議題也需要政治解決,是不能混淆。

順帶一提的是,在這次特首選戰中存在的對中共官場文化把握嚴重缺失的問題。既然中央有實質任命權,當然會展現其意志。而一些特首候選人未如同曾鈺成、黃毓民那樣熟讀中共黨史,所以陷入迷茫。坊間傳言,曾俊華曾任彭定康秘書等「身世問題」令中央有不信任感,而其在中央明顯不支持下參選並愈戰愈勇,也令北京愈要問「為誰而戰」;他固然滿臉的「委屈」,但是依然透出他對中共政權概念的茫然。而葉劉淑儀則始終未讀懂中共的「大局意識」,北京則不明白她為何不對立法會主席「袋住先」。事實上,香港建制派是一個利益多元甚至對立的鬆散群體,沒有中央「吹雞」誰也不可能得超過601票。即使是林鄭月娥,最後要順利拿到工聯會的票,恐怕在很多政策上也不能太傾斜工商界而忽視勞工。

張德江特別提到,去年香港的經濟總量為2.3萬億港元,深圳為1.9萬億人民幣,再過兩年深圳極有可能超越香港,「你還不着急啊?還不把發展經濟放在首位,你還成天去玩政治?」,香港「再也經不起政治爭拗的拖累」。張德江表明,政治不是不能討論,但是不能泛政治化,不能把街頭政治當做社會生活的一部分。他明確提出要將「發展經濟放在首位」。

這次,總理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支持港澳「依法施政,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推進民主、促進和諧」。在此,李總理也是將「發展經濟」放在首位。他還提出,要加快「研究制訂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這應該是認為香港未來經濟發展的路線圖,不存在「被規劃」的問題。

去年底,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秘魯利馬見梁振英也提出「綜合施策」,「着力推動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堅決維護國家統一,保持社會政治穩定」。也是將「發展經濟」放在首要位置。

事實上,文革後,鄧小平提出「發展是硬道理」的論斷後,北京將「一心一意謀發展」放在治國大政方針的首要位置,認為國家出現的種種問題,都只能在國家經濟發展中尋求解決;貧窮必然激化社會矛盾,富裕才有本錢緩解差異。

從去年張德江訪港會見泛民人士、着手處理回鄉證問題,說明北京已在調整政策;棄CY(梁振英)取林鄭,應該也顯示北京「發展經濟放在首位」的治港政策的調整。至少說明,北京已經清楚,政治內耗加劇,阻礙了經濟發展;而經濟徘徊、增長低速,也影響了民生,反過來也激發不滿,使到社會更加撕裂。而港獨思潮的產生,也是離不開這個土壤。固然,港獨領袖的理念是其深思熟慮的結果,但政治不成熟的青年人的思潮則很受自身生活和發展環境的影響。當回歸20年,香港人的普遍生活水準沒有明顯改善,又如何令人增加對回歸的認同感?

回歸20年最大失誤

到底為什麼會出現2003年的大遊行?應該說,此一役,是香港社會撕裂和政治化的開端。相信多數人會說,這是因為23條立法不得人心;也有人說,從深層次看,根源在經濟,自1998年金融風暴、禽流感和SARS襲港,樓市重挫,大量家庭負資產。事實上,北京應該檢討的是,當時並不具備23條立法的政治實力基礎,雖然田北俊等自由黨人的「反水」帶有偶然性質,但實際上泛民大於建制派的格局比現在強化很多。那時的建制派實際被稱為「保皇黨」。即使到了回歸20年的當下,也仍然缺乏「水到渠成」的條件。2003年之後,北京治港依然主力放在政改議題,經濟發展只是配合港府提出的自由行、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等。對於香港經濟發展的深層次矛盾,也只流於提點的層面,致使曾蔭權執政六七年無造「生地」也無人問之。至於只有時間表沒有路線圖的政改,產生佔中不是偶然的。一波又一波政治議題的「滑鐵盧」,似乎已令北京明白,「左」其實更表現在忽視累積群眾基礎,而放任了香港的經濟落伍,才是回歸20年來的最大失誤。

於是,預測未來5年香港的政局,新特首的執行力應體現在經濟民生,焦點則在土地房屋;至於政改和23條立法則是「靠邊站」。也許新特首會有一個「圓桌」,讓各路英雄爭個夠,除非有共識否則不會拿上議事日程。在缺乏政治議題的氛圍下,也迫使泛民重新制訂策略,否則會面臨「陰乾之井」,失去發展的方向。

新特首難在「二次分配」

也許,民主黨、工黨很快找到位置,畢竟民生一直是其議政強項。在這方面,他們和工聯會應該是同一陣線;一些既得利益集團,則是他們的對手。所謂建制派和反對派,或許要重新定義。林鄭月娥若能出任新特首,施政難點也許不應是對付泛民,而是在「二次分配」,在各種持份者包括大地產商與「蝸居」者的尖銳對立中尋找平衡點。做不好,她英名盡喪不要緊,可憐香港又蹉跎5年。

文:劉瀾昌(資深傳媒人)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7年3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