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歷史會記住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李文足百里尋夫,走未及一半,已被公安用武力「邀請」去「聊天」。回家後,家門出現不明來歷的惡棍流氓大媽群,孩子想外出被咒罵至哭,朋友來探望遭踢傷。

公安袖手旁觀,違法侵權暴力惡行,大剌剌在京城上演。大數據認臉技術可以千里追兇,光天化日大媽與流氓高呼「你不愛國」就可以打人;乾乾淨淨的老大哥戴上白手套,詐作看不到就是詐作看不到,認臉技術只認老大哥不喜歡的臉。

良知聲音一一被流亡、被恐嚇、被賜死;剩下李文足和709家屬們,一葉孤舟,淒厲的呼喊被繁華的喧囂蓋過。老大哥肆無忌憚,因為認清楚了中國人真的很容易管;惡形惡相的流氓大媽群,它不介意讓人知道,這叫殺雞儆猴,往人心注入恐懼,叫你自我劃線、自我審查;大部分人為一啖飯,為免麻煩,乖乖就範。李文足勇者無懼,但很多人會怕,怕鬧事令丈夫受更多冤屈,怕加刑、怕酷刑、怕株連無辜孩子。

尊敬的人大政協新貴,號稱向國家進言,監察政府乜乜乜,眼見政府無法無天,默許愛國賊行私刑,卻時運高睇唔到。這一群上了位的新貴,一遇到有人談論「港獨」,卻以急不及待的搶狗屎姿態,趕忙示忠連聲譴責,唯恐舔得太遲。

歷史會記住,李文足的孤獨身影,也會記住,在專制淫威下跪的一大群奴隸。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