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盡委屈的政客

現在全宇宙最受委屈的政客,特朗普恐怕會點頭稱是。堂堂一個大國總統,怒炒聯邦調查局長科米竟然還會受盡攻擊。為了對付中國,又大玩北韓牌,還威脅什麼攻擊云云。結果金正恩的地位不單穩陣,還可以不斷射飛彈,一副「奈我唔何」之模樣。至於特朗普日前出訪中東,一方面簽下合約,另外原來沙特王室私下捐款給特朗普女兒倡議的基金。特朗普家族的貪盡式搵食風格,歎為觀止。

特朗普之「犯眾憎」,在於他恣意破壞規矩,將「美帝」近百年來,政治體制內各方人馬攜手立下的文明規則,不斷踐踏,毫不避嫌,貪之食之,而且更會反咬對手造謠攪局,例如特朗普團隊等人會說:民主黨以前都係咁做啦,點解要鬧我?又或者批評媒體造謠生事「搞搞震」,針對特朗普云云。如此抵賴之政治作風,確實不斷迫使世界政壇下試政治倫理的底線,讓人們明白,求其選一個「破壞王」來當總統,其破壞力可以多麼的嚴重。

因此,當全球各地理解得到,「選領袖不能太求其,厭體制不能為啖氣」之禍害後,各國公民亦意識到,不能因為個人厭惡體制,又或者無得上位而要找一個「破壞王」擔任領袖。選民面對選舉,縱使覺得現有黨派百般不堪,但投票時,總好過找一個光譜內,政見最極端的三四流政客當總統,反而是讓立場較為中道的政治人物上位,比較穩陣。

由是,法國人選了馬克龍出任新總統;德國總理默克爾所屬的政治路線,最近支持度亦有望企穩。至於英國選舉方面,首相「May姐」文翠珊也忽然變得溫和及中產,回頭重拾青年政策以及跟工人階級較多互動。忽然之間,歐洲政治至少從極端一翼走向較為中道,現在可能只剩下英國工黨領袖郝爾彬繼續「盡地一煲」,試下激進左翼還有沒有政治市場。

讓公民重新相信政治 是當前所急

本文並非想搞學術探討,大談資本主義或自由主義之禍害;而是想點出,過往十年八載,因應「美帝」政府拯救經濟大印銀紙,導致全球「水浸」貧富懸殊階級對立之問題,全世界人民(除了有錢佬外)都在受苦。不過,這也不能是個理由,讓某種極端及激烈的聲音,藉言論自由之名,藉選舉期間不斷攻擊對手,不斷地排擠及打擊異見聲音,逼到社會對立撕裂從而撈取政治本錢的政客得逞。「美帝」的傳媒,面對特朗普的攻擊仍一如既往地挖掘政府糗事,兼且有理有利有節地監督政府,重點是在體制內,想方設法糾正特朗普的胡作非為。至於「英帝」的保守黨,則希望加大地區組織力及動員力,除了打低已走進極端左翼的工黨之外,更要嚴防獨立黨等人復興。

換言之,要防止未來再有特朗普之流橫空出世,不能只靠媒體揭發。西方政黨更要重新思考,如何真正搞好群眾組織及動員,擺脫舊式精英主義那種高高在上的味道,重回實幹之風,讓公民重新相信政治,方是當前所急。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文:王慧麟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