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說打擊官商勾結,實質包庇政府犯錯,這是甚麼的邏輯?

當有人一提到「海一居」,總會引來不少義憤填膺的網民,說購買「海一居」的一定是貪心的炒家,土地法毋須調整用來迎合炒家的貪念;當有人一提到土地法修法的建議,又會迅速被打為「網絡打手」,說只懂為地產商服務,為官商勾結開闢新路。

我們習慣成為判官,事無大小都習慣你一言、我一語,毫無保留為任何事作道德判斷。久而久之,我們將自己自以為的「常識」,變成了自己判斷的唯一準則:「這裡肯定是有官商勾結」、「修改土地法只會讓地產商有機會作奸犯科」、「給了你廿五年的限期都不能發展,一定是發展商的錯吧」。

因此當社會出現修法的主張及聲音的時候,很多人選擇高舉「官商勾結將重臨」、「不能放生地產商」等旗幟,而並不是嘗試了解別人修法的理據,理性地討論現行土地法,是否能真的體現法律公義。當我們經常嘲笑部份香港人只懂盲目附和、感情用事的時候,似乎並沒有發現,自己正走在同一道路之上。

主張修改土地法,從新定義「歸責」與「不歸責土地」的處理方法,並不是要有利那個、放生那個;而是重新給予法庭選擇的機會,辨別責任誰屬,因應不同案例落適當、公正的裁決。從澳娛的法庭案例我們發現,即使法庭認同政府對土地未能發展需付上全部責任,但由於現行土地法採取只著眼時限而不問拖延因由的「一刀切」處理,法庭最後無可奈何地也要判發展商敗訴,政府亦毋須為其行政失誤、故意拖延負上任何法律責任,或作出任何賠償。

很多人以為上述案例只是冰山一角,大喊「沒理由為一、兩個案例修改法律」,但這些人從來沒有考慮,因政府失誤導致土地逾期未能發展,原來時有發生:放眼南灣湖發展上,政府因申請「世遺」後處理不當,拖延發展商十年之久,最後竟然拿著新土地法,大條道理收回土地;放眼石排灣發展之上,政府無理拖延發展商接近廿年,最後竟然又躲在新土地法後面,大叫「依法處理收回土地」。類似案件陸續有來,揭露的政府失誤只會越多越多;但法律如此不濟,即使有冤,當然繼續無路訴了。

對,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我們箇然不能姑息,但縱容政府不斷犯錯,不要求政府為其過錯負上責任,那豈是澳門之福?公眾憎恨官商勾結,但卻包庇處處失當的政府,那又是甚麼邏輯?我們可以痛恨官商勾結,我們可以憎恨貪贓枉法,但要切記,無論是星斗市民,還是發展商,他們同樣是生活在小城之中,應有獲得公平、公正審訊的權利。現時「一刀切」的土地法,本質上是完全向政府完全傾斜;在法庭上,公義對任何人來說,似乎都只是奢侈品。

外國名句:「你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喪鐘是為你而鳴」。這次政府針對被視為「惡貫滿盈」的發展商,群眾就拍聲叫好,故意無視法律漏洞的存在,並抺黑所有修法的訴求;他朝政府矛頭指向人民,請不要期望別人會仗義執言,因為願意理性地指出錯誤的人,都已經給消滅噤聲了。

當法庭都不能還人民公義,小城還有甚麼的前途?

文:朱加利(澳門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