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片天空

隨著人們的思想越來越開放,以及越來越多的名人公開的宣布自己是同性戀者,「同性戀」的這一個話題在社會上越來越普遍,大家對它的關注也越來越高。現時全球一共有23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在2000年,荷蘭通過了同性婚姻法案,成為全球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之後西班牙、法國、加拿大等國家也相繼承認同性婚姻合法化。 2015年6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同性婚姻的權利受到憲法保障,全國各州不得立法禁止同性婚姻,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

 

由古至今一直都有同性戀的事件,如漢書就有著「斷袖之癖」的典故。隨著社會開放,同性戀越來越受到社會的關注。雖然社會宣傳和教育一直在灌輸所有人生而平等的價值觀,但仍有很多議題並未獲大眾接納。同性戀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議題——同性戀者無論是在政策上還是在日常上均受到不少不公的對待。可是這種對待怎麼會慢慢的變成順理成章的呢?

喚醒他們心中的警號

「同性戀的關注量變大,人類進步,社會開放,人們就會開始想這個社會建構的東西是否正確。」對於為何同性戀到近代才開始備受注意,接受訪問的某關注同性戀這個議題多年的機構社工張先生表示說:「社會的政策和文化帶動了每一個人對「生而平等」這個概念的反思,從而改變了普世價值,多了很多值得討論的事,同性戀就是其中一個。婚姻應該是基於一個人人平等的價值觀,主張每個人都生而平等的人權宣言提到過,我們任何人享有的權利都應該是一樣。」

打起反對旗號前,有沒有想過他們的現況?

在外國有超過一半的同性戀者被受過校園暴力,這個情況在香港雖然並不算是常見,但在其他方面的的歧視情況(如言語上)則確實存在。「在日常生活中,比如說租屋、工作方面,同性戀者也會面對困難,所以他們可能需要隱瞞自己的性取向。而且在教會、學校、公司也不會公開。」張先生對此現狀感到不太樂觀:「在一些有宗教背景的學校,如果有人因為自己是同性戀而尋求協助,學校可能會因自己的方針而要他改變他的性向。這對於那名同性戀者會是一個較大的傷害,因為他們會覺得同性戀是他天生的、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不可切割的一部分,也就是相當於你要我去改變一些不可能的事,這會是一件很難受的事。」

 

「我們從來沒有擔心朋友們會歧視我們,但是對社會大眾是否接受這方面的憂慮或多或少也有點。」同性伴侶阿穎跟阿詠(化名)在接受訪問時表示道:「但我們相信,未來這個情況會有所改善。」「我們是對自己自身有信心,而不是對政府的政策有信心。」阿穎特意作了補充。

他們也有權利結婚、擁有下一代

被問到不允許同性戀家庭領養孩子算不算是歧視,張先生則表示:「如果政府通過了反性傾向歧視條例、並承認了同性婚姻合法,但不准領養那就是歧視。因為以正常的婚姻條例所有人都是可以領養小孩的。」

 

「如果社會條件充足,我認為可以領養。但香港的情況就連反歧視都這麼大的爭議,我相信若有同性戀的家庭的下一代被人知道了,那他面對的壓力、歧視都會很多。那在這種情況下就還不適宜領養。」張先生指目前同性戀家庭不適合領養孩子,但無奈這並非同性戀家庭自身的問題:「個人認為未必同性戀家庭條件比較差,小孩的成長不只是家庭影響還有其他很多因素,反而是社會如果給了他們污名他們才會不健康。」

 

「如果香港真的通過不了同性婚姻,我會考慮大學畢業後跟她出國結婚,但大前提是我要有一定的經濟基礎,畢竟結婚對我來說不是兒戲的事,那是一份承諾。」阿穎也同意,以香港社會部分人如此抗拒同性戀者的現狀來看,對於就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和同性婚姻立法,現在絕對不是一個適合的時機,但她仍然是希望香港人能盡快摒除歧視,盡快就這兩個議題下定論。

還有一些迷茫的青少年、迷茫的家長

在青少年階段許多人都不能一口肯定自己的性取向,以近來的數字來看,中學生的數字都是比較少的,但中學以上來尋求的數目就會比較多。「家長的話要看當時的社會情況,在興起同性戀話題的那個時候比較多家長問,特別是當懷疑自己的兒女有同性傾向的時候。無論家長的取態是支持還是反對,他們的心理上也是混亂的。因為始終同性戀者在這個社會上仍有污名,所以他們會很掙扎,會擔心很多的問題,如究竟如何接受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戀者,如果我接受了會不會是鼓勵了他做這件事之類的。」說起家長的反應時,張先生除了說出家長們的擔憂外,還表示出其實他很慶幸家長不會罔顧兒女的感受一味反對。

 

「其實要不要跟家人說的這一個問題,我也糾結擔心了很久。但因為我們的家人都比較傳統、保守,所以我們還是決定先保密,要是他們發現了,我們才向他們坦白。」阿詠表示,她們絕對不打算隱瞞,但基於要考慮家人的心情和反應,現在只有無奈地保持沉默,「但如果家人是反對的,我們一定不會就這樣分手,我們會跟他們好好談談。」

我們要有所行動

張先生指出了政策上的不足:「同性戀方面的知識需要加強教育,而且不應該只是認識同性戀,而是整個性教育也要改變。比如,我們應該要去認識整個性別,如性別不應被標籤化,原來男可以陰柔,女可以剛陽。自身原本的生理性徵、性傾向不一樣、表達出來的性格也會不同。我們應在這樣的性教育中教導如何彼此尊重,傳遞同性戀並不是病的這個信息,強調我們不應該歧視他們,令社會不會再有娘娘腔、男人婆這樣的詞語出現。」張先生也建議了建立一些伴侶制度的,無論是民事結合還是婚姻的制度,因為也有很多同性戀者是談了很久的戀愛,但社會上的保證少,所以對長久計劃失去安全感。

 

「如果我們要得到同性婚姻合法化,一定要通過反性傾向歧視,因為反對歧視是最基本的。政府可以嘗試在教育和宣傳方面雙管齊下,以達致大眾接受的一個效果。」阿穎認為,只要大家都願意放下成見,同性戀者也能夠慢慢地融入社會,「要知道,我們都是一樣的人,看著世界的同一片天空。」

 

文:DordorDory(青年人權記者,希望見證香港人的奮鬥故事;青年人權記者,希望能在捍衛人人平等的這個原則上盡一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