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靄儀:聯合聲明的國際約束力

我這一代人不會忘記,1980年代初,中英兩國就香港前途展開談判,香港人心惶惶,絕大部分市民不願意接受中共政權的統治,能另尋出路移民外國的人也不打算久留。當時,英國擔心香港數百萬擁有英籍的人口湧入英國,中國擔心大量國際資金流走,只收回一個「爛攤子」。如果中英協議在97年7月1日移交主權,不到97,香港便告崩潰,雙方都損失重大,面目無光。

為了穩住香港,雙方都施盡手段,安定人心,最關鍵之處,就是爭取香港及國際信心,保證香港在中國收回主權之後,原有的生活方式及制度不變,投資者的權利不變,「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50年不變。而最大的保證,就是一紙清晰、詳盡、有法律約束力的國際協議。中方雖然久久抗拒國際協議的形式,但為了爭取信心的必要,最終鄧小平也決定同意,於是有《中英聯合聲明》面世。

其後,中國政府屢稱《聯合聲明》的國際約束力,僅及於第一、第二條,即英方交還香港、中方恢復行使主權,而第三條及附件一的對港政策,則是中方單方面聲明。這個說法,不僅從《聯合聲明》文字上已站不住腳,從情理上也不可信。如果第三條不是有國際條約的法律約束力,怎能達到維持信心之效?如果對97後情况沒有信心,又怎能換取13年長的「平穩過渡」?

那麼,為何中方老是提出這個理論?據當年致力做統戰工作的前新華社要員黃文放所說,這是針對美國「把香港問題作為牽制中國的一條繩索」。今天,「外國勢力干預」又成話題,於是「第三條沒有國際約束力」論又重提。黃文放在97年4月公開演講,勸喻中國對美國的干預淡化處理,避免加深矛盾,如果中方採取強勢處理,反擊美國之餘「還要痛擊李柱銘、民主黨及其支持者,罵之為『漢奸』,也就重蹈過去對英鬥爭的覆轍,香港局勢也難以安寧」。放叔逝世多年矣,不料這幾句話還未過時!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