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傷的狗

朋友廿多年前嫁到美國,帶着三個女兒回港探親小住;女孩們都長大了,在香港無聊。國際友人到訪,我能夠為她們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帶她們遠足。

不了解她們體能,只好帶她們去最穩陣的西貢大浪西灣與鹹田灣。沿途,美少女們不斷驚歎——

西貢巴士總站旁有牛!而且牛牛會沿麥理浩徑散步!

見到熒光藍斑紋的蝴蝶,見到不知名的花。

西貢路很窄,路竟然有雙層巴士;巴士距離路邊樹林很近,碰到樹枝,有點害怕,有點刺激。

走在麥理浩徑第二段,見到黃石碼頭的內海,曲折海岸線,波平如鏡,她們又驚歎。

到達西灣,她們大叫,哇,很美的沙灘!

阿媽解釋謂,她們一家人住過美國幾個州的海邊城市,也有沙灘,但海岸線筆直,對出是大洋,沒有小島,沒有彎曲岩岸,地很平,沒有山,只有小山丘;西貢山巒錯落,她們少見。

看到她們的反應,你會更明白,為何港島石澳附近的龍脊,被國際雜誌選為亞洲最美城市行山徑,香港的大山大海、密林微物,很多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

問美少女們,最喜歡香港的什麼?答案是食物,多不勝數,不知從何說起:蛋撻、紙包蛋糕、糉、水餃、紫米露、蝦餃、燒賣,數了十分鐘。

再問,香港有什麼令你印象最深?答案是香港的狗。香港的狗都很sad,她們說。碰巧就在鹹田灣沙灘上,一頭悲傷的狗路過,呆望我們。

「香港狗的神情,就和香港人一樣。」她們補充說。

想起這頭香港狗,乃因為昨天長達三小時多的直播。電視機裡裡外外的人,都是這個表情。

特區新班底亮相了,理應有一點興奮,有半絲期待吧。

沒有。電視機前的觀眾,包括我,就是這副表情,呆若木雞,加半點無奈。

台上三司十三局眾演員,應該入戲一點吧,卻是公式化列隊,腔調、表情類同;開場白都要多謝林鄭多謝中央、逃避追問同樣是顧左右而言它,三個多小時記者會,悶得發慌,是日soundbite是「冇驚喜,即係冇驚嚇」。何止,更是冇激情、冇希望。


淺藍色的記者會色調,散發淡淡哀愁;香港,值得有一個更好的政府、政治人才不應貧乏到這個地步。台上backdrop,寫滿六個施政方略:創新、互動、協作、關心、聆聽、行動。主旨多,即是無焦點。創新,有一位鄙視Uber再於共享經濟中毫無作為總之要守法又無想過修改法例的創新科技局長,不知如何創新;協作,三位司長都不是特首首選,勉強成班,不知如何協作;聆聽,本屆新增特區政府黨委書記梁振英,一帶一路大灣區攬實唔放,也不知此屆政府要聆聽誰。

四位美少女在香港,又有另一個天大發現。

阿媽帶他們去見舊同學,美少女們發現,她媽的大學同學約食飯,坐滿一枱,全桌只有她們阿媽與另一人結了婚,全枱只有她們阿媽生了孩子,而且一生四個。

「為何如此?」她們問。

是的,我也一早發現,朋輩間,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頭五年的大學畢業生,生仔的比例極低。我沒有滿意答案,但今天回看,這個選擇應該很聰明。

「你們是人類的未來啊。」我對美少女們說。

文:區家麟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5月30日),擴充版載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