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政政府的重要

國家的發展除依賴討論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外,還需要一個善政良治的政府。哈佛大學的福山博士曾指出,根據美國政治形勢的走向,她會出現一個家族貴族的管治,不利確立善政的政府,管治因此出毛病。特朗普在美國總統大選勝出後,我就更常引用他的說法。他在其著作中亦縱觀世界各地的情况,指丹麥的善政程度最佳,新加坡排名第二,而中國的情况也是不斷改善的。

話雖如此,中國不可因此而自滿,因為現代世界形勢多變,而這具方向性的轉變是不斷進行着。若故步自封,就會重蹈覆轍,例如當英國發生工業革命、愛因斯坦提出相對論時,中國這邊廂還在向慈禧太后跪地叩頭。

其實,這個道理都適用於其他國家。印度政府不斷改革民生,改善社會情况;德國政府抓緊世界發展的步伐,不斷向中國輸出新技術,以此支撐當地經濟。相反,若忽視善政政府的重要性,只側重於意識形態的辯論,就不利於解決務實的問題。例如英國脫歐公投的事件,是值得我們深思的。

人類發展至現在,確實對善政政府的概念釋出很多的信號。如果我們不督促政府做好民生、人權、民主的管理,便將對我們不利。

註:香港電台第一台節目《五十年後》由葉國華主持,逢周六下午2時播出,分析中國與香港的未來;文章由香港政策研究所許欣琪、馮芷君整理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