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政治化了

《十年》得獎,很多人說「太政治化了」,是政治綁架藝術,當中包括一些業界中人。

可是,九七之後,合拍片當道,有很多題材在審查或自我審查之下,悉數無法開拍。公安不能是壞人,現實中不能有鬼,少數民族少碰為妙,文革六四碰都不要碰,這算不算政治化?為什麼這些人從來不哼半句?

那些連電影都還未看過的電影人與業界代表,對幾個年輕導演的得獎作品,群起而攻之,這是不是也太政治化了?

一個教法律的立法會議員,連金像獎選舉規則都未搞清楚,就說金像獎主席要為結果負責,這些說話,算不算政治化?負什麼責?主席有權控制別人投票,有權決定結果,還是有權推翻結果?

同一個議員,在大陸法律學者聲稱「大範圍談論港獨,可能觸犯煽動罪」之後,將大範圍演繹為「在沙漠講就冇問題,但在市區講就唔得」。這種將言論自由局限於沙漠的說法,算不算太政治化?

特首家庭在機場「特事特辦」,惹來市民質疑濫用權力。有保皇議員反過來要求機管局檢討,建議修改機場條例,開「方便」之門。還有一位曾管保安的議員認為「特事特辦」冇問題,因為「香港得一個特首」。這些人到底是為政治還是為民生?這又算不算太政治化了?

九七之後,香港社會愈來愈政治化,誰為為之,孰令致之,大家可以各自詮釋。政治乃眾人之事,社會政治化不是問題,但不能輸打贏要,對你有利幫你搵到食的政治,你就當冇件事;主子不喜,阻你搵食的政治,你就高呼太政治化,公道嗎?

原文載於2016年4月12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