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堅尼的風波

女子的泳衣,由比堅尼(Bikini)到布堅尼(Burkini),無論布少布多,都惹來社會風波。

法國度假勝地尼斯,一望無際的蔚藍海岸,美麗海灘連綿不斷。

日前,一個日光浴的女子,被警察要求脫下穆斯林服飾;還有更多女子,穿上穆斯林的布堅尼,被禁進入法國沙灘,除保安理由外,更被指布堅尼違反世俗精神,不容在沙灘穿着。

紛爭終於鬧上法庭,初審的裁決是:禁布堅尼的決定,侵犯了個人和信仰的自由。但裁決停不了爭議,法國總理瓦爾斯語出驚人,說:「女性袒胸才是法國的象徵。」

瓦爾斯以法國推崇的自由女神Marianne為例:「她裸露胸部,因她養育人民;她沒有戴頭巾,因她是自由的。」

顯然,瓦爾斯心中的Marianne形象,深受羅浮宮名畫《自由領導人民》的影響,作品歌頌1830年巴黎革命,革命持續了3天,推翻了專橫的查理十世。

畫中的Marianne,袒露胸膛,一手舉起自由、平等、博愛的紅白藍旗幟,一手緊執刺刀的長槍,越過革命者的軀體,引領人民走向戰場。

《自由領導人民》的Marianne,豪邁勇敢,深植人心,但不是自由女神唯一的形象。

Marianne是法國的虛構人物,承載人們對自由的嚮往,但歷史形象多變,有時袒胸散髮,有時穿衣戴帽,而法國總理為了排斥布堅尼,借用了Marianne的袒胸形象,視為法國的象徵,是以偏概全。

反而,崇尚自由精神的法國,怎能規定女子的泳衣,只許比堅尼,容不下布堅尼?倘若人們回顧,比堅尼由被打壓、逐漸成為泳衣主流的歷史,更可見其荒謬。

比堅尼出現於二戰後,至今已70年,曾因過度暴露被教宗評為邪惡,法國和西班牙的沙灘,更嘗試驅逐比堅尼女子,像今天禁止布堅尼一樣,難道人們忘記了教訓,泳衣背後是女性的選擇自由麼?

其實,尼斯恐襲後,法國人恐懼穆斯林,但禁布堅尼不能解決問題。

穆斯林的女子,嚮往海浴和日光浴的快意,將累贅的頭紗和罩袍改革,成為奧運選手般的泳衣,是走向世俗的美好轉變,何必像恐怖分子般排拒呢?

海是那樣大,沙灘那樣長,比堅尼和布堅尼,不過是一件泳衣,何不寬容相對,享受大自然美麗的碧海藍天。

原文載於2016年9月25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