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的瓶頸:當遇上極右時

最近,選美國總統的特朗普的極右言論,雖然照例的引起一些人的嘩然,但歡迎他的人更是不少;而支持他的,比起傳統的精英和中產,更是一大群弱勢的基層民眾。這對於長期基於善良而促進平等的人來說,是一種打擊。

極右力量增加 原因或在國界

最常見的解釋是對於平等政策,不接受的人,煽動排外反彈,但這其實不足以解釋右翼興起這個現象。平等性質的政策結果,似乎令極右的力量增加。原因很可能在於一個基礎的問題:國界。

平等政策,不外乎追求平等、照顧弱勢。理論上,它是一種合乎社會正義的政策。但是實際執行時,我們會發覺一個問題:被照顧的弱勢者,他們被這樣的政策照顧時,卻不等於他們也會同意這種思想。

特別是,他們自己已經有一套自己堅持的思想的時候。我們不能把這些人,視為一張白紙。

我們想像一下這樣的情景:有一個國家,我們稱之為「甲國」,她在義務教育中,不斷向她的國民,自小灌輸帝國主義思想,認為世界都應該奉甲國為主。並認為應該消滅別人的語言、文化、宗教,認為其他價值觀沒有價值。並深信弱肉強食,善良的人對他好,並不會知恩圖報,反而視對方為愚蠢。對於異己,除之以後快。

這種唯我獨尊的思想,可以稱得上為一種極右的思想。在很多信仰或者國家中,這種思想其實非常常見。

這名甲國人,很可能自小已經在信仰或教育下,完全信奉這一套。而他們透過人口流動,例如移民或難民,走進了乙國。因為是移民或難民,所以他在當地,可說是一個弱勢。他們會陷入平等社會所建立的結構中,享受提供給弱勢的房屋、醫療,或者收入津貼。並尊重他們的文化多元,不改變他們的思想和習慣。

被平等對待 不等於會平等待人

問題是,如果他們的思想和習慣,就是逼別人接受他們的思想和習慣,看不起乙國的制度和社會,甚至鄙視,認為是不道德的呢?他們被平等對待,可是卻不等於他們也會平等待人;甚至他們是以國家或宗教的高度,去鄙視那個乙國的國家、制度、信仰。

特別是當這世界上有國界的存在,那些移民去乙國的人,可能在甲國擁有龐大的家族與資產,只是在乙國查不到。乙國因為查不到,在制度上把這些人列為弱勢,而給予對弱勢的援助。可是這些在祖國擁有資產甚至土地的移民,根本就不是弱勢,甚至根本是富人。可是除了美國有可能之外,這世界其他國家,都難以找到一個擁有的東西散佈世界各國的人,真正擁有多少財富。

而這樣的人,不少正正是抱着極右思想。一面拿着平等帶來的福利,一方面支持自己所歸屬的帝國統治、鎮壓和征服更多人和土地。他們在別人的社會,是領取福利的弱勢階級;當自己的國家強大後,又可以回去當地主和特權階級。而這些援助弱勢的資源,不僅沒有落入真正的弱勢中,反而助長了一個其他國家的極右,甚至間接變成日後統治、侵略、摧毁這個乙國的資源。

這樣,平等不僅沒有促進平等,反而擴大了不平等。諷刺地,想要幫助弱勢,結果幫助了的只是裝成弱勢的極右主義。當大家看到社會上的所謂弱勢者,大張旗鼓的歡迎他的祖國,向自己的社會發動戰爭時,大家的感受可想而知。

面對這種矛盾,如果無解,平等思想就遇上很大的瓶頸。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4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