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除一孩政策 還要面對千千萬萬的一孩

筆者多年前認識一位在農村計生服務站當「護士」的朋友(沒受過正統的醫療訓練),她其中一項工作就是半夜候命,在全村熟睡之際,便與計生人員和村幹部上門「捉拿」欠交罰款的超生婦女。由於不是你情我願,捉人過程往往連吃奶的力氣都用上,又拉又綁,又扯又撞,呼聲震天。此時,事主丈夫或家中老人每被制服或控制,含恨目送摯愛上車,如赴刑場。之後,孕婦被帶到簡陋的計生站手術台,在將其以武力和針藥馴服後,「護士」即為胎兒打俗稱「毒針」的引產針,令其強制流產。

我這朋友在計生崗位工作多年後,終於辭了工。她說,無法再做這殘忍的工作,因她經常發惡夢和聽到孕婦和孩子的哭聲,總感到陰魂不散,覺得自己親手殺了很多生命,雙手充滿鮮血,無法原諒自己。我跟她說,這是政策的問題,不是你的罪過,你的離開應是正確的決定。

2008年,四川大地震,這位退職「護士」遭遇不幸,一條腿被砸殘,要配上義肢。她告訴我,這或許是上天對她的懲罰,我只能好言相勸,安慰一番。

一孩政策致生育率低 要經年解決

上周閉幕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公報中以輕描淡寫的一句,宣布實施30多年的一孩政策全面易轍。

公報說:「促進人口均衡發展,堅持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完善人口發展戰略,全面實施一對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政策,積極開展應對人口老齡化行動。」

一孩政策導致總生育率偏低,勞動人口下降,人口老化高於世界平均水平,子女供養父母重擔增加,男女比例失衡,2020年預計會有3000萬適婚男性找不到老婆淪為「光棍」。這些問題在新政策下仍要經年解決,而以往遺留下來的問題,當局亦應坦然面對和善後。

對被強行流產婦女應有表示

根據《2010中國衛生統計年鑑》,自1980年代中國強制一孩政策至2009年,人工流產宗數已累積至2.75億。高者一年1400萬宗,低者則維持每年600多萬宗。

地方為了計生達標,不惜將孕婦由生子之路送上死路。2009年,山東聊城有一懷胎9個月的高齡產婦竟被十多名計生幹部合力強行流產,最後母子雙亡。

同年,湖南瀏陽市亦有個案因被強制流產,母子同赴黃泉。

2012年,陝西懷有7個月身孕的馮建梅因交不起4萬元罰款,被當局冒險強行流產,足以生得出的嬰兒變成死嬰躺於母旁,慘無人道。

現在彌補缺陷政策之時,筆者建議當局亦應對近年被強行流產的婦女有所表示,哪怕是金錢補償、心理上的支援或口頭慰問也好,因有研究發現,內地不少地方均出現節育或流產手術後遺症群體。有些婦女因為手術條件差而出現炎症,失去勞動力和性生活能力,有的則出現精神錯亂和驚恐問題。

冀有政策吸納「黑戶口」

另外,內地第六次人口普查發現,全國有超過1300萬人沒有戶口,其中大部分是超生而未能繳納社會撫養費的人,他們很多都不能讀書、工作、享受社會保障和結婚產子。希望當局能有政策,吸納這千多萬的黑戶口人士,令他們不會因一孩政策而終生受害。

最後,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中,不少家長的獨生子女葬身豆腐渣工程。之後,一些較幸運的家長懷了第二胎,現在他們有些孩子都6歲了,達到適齡入學的階段。一批家長早前曾到過地方教育局請願,希望當局能協助解決孩子們的讀書問題,並參考其他扶助政策,資助他們讀書。

廢了一孩政策,要補償幾十年所造成的創傷,這是擺在面前的事。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5年11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