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反港獨民間力量不容小覷

《明報》連篇累牘報道「六七暴動」50周年的故事。反英抗暴運動的得失,另作討論。報道中的一個小節,引起筆者注意,聯繫上月廣州球迷在香港高喊「問候老母」事件,50年前後,廣州人與香港人的角色變化,實在值得深思。

1967年港英警察在左派機構搜出武器,早已為人所知,但鮮為人知的一個小插曲是,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統戰部長何銘思透露,每天往來粵港之間的運菜船,船長準備將原來用作防海盜的輕機槍送到岸上給左派機構,支持香港左派反英抗暴,但被中央勸阻。

另一則曾經廣泛報道的是深圳民兵在沙頭角跟英軍和港警有過激烈的連番衝突,最後一次有幾十名民兵被港英軍警機關槍掃射後躲到田間隱蔽,要解放軍解救,港英42軍警傷亡。

另一個很少報道的是1967年廣州方面發生的情況。當時成立了「廣東省人民支援香港愛國同胞正義鬥爭委員會」,那是紅衛兵的組織。隨?紅衛兵運動的冷卻,這種組織已經名存實亡,但軍管會(軍事管制委員會)下設的「支港辦」後來併入了政府機構,在廣州教育路設立的「支港」(支援港九愛國同胞反英抗暴鬥爭委員會)大本營,則維持運作到1980年代初才結束。

上述幾個情況說明,無論成因如何,廣東的民間力量是強大的。他們關注香港發生的事情,隨時準備採取行動,文革期間廣州舉行各種大小型的集會10多次,每次幾千人參加。此外,民間的活動或多或少得到官方的支持,深圳民兵的鬥爭最後還得到解放軍採取軍事行動支持。

佔中後廣州人對港議論趨激烈

自從六七反英抗暴之後,香港與廣州幾乎就沒有發生過大型的政治事件,兩地市民都忙於賺錢,直到兩年前香港發生佔中事件。廣州人對香港的議論也隨之而增加和態度漸趨激烈。

4月25日廣州恒大足球隊來港作賽迎戰東方隊,恒大球迷打出「殲英犬,滅港獨」的橫幅,幾百名球迷齊聲大喊髒話。有香港球迷揮舞龍獅旗,並對廣州球迷做出挑釁。誰挑起事端的細節有待仔細推敲,恒大球迷是否等到對方挑釁才還擊,也要看清事實才能判斷,但廣州球迷有備而來則是基本確定的。

恒大球迷的衣著、打氣的指揮和合作,體現出他們是經過長時間磨合的組織行為,他們經常組織擁躉到各地為球隊打氣,去北京觀賽的就上千人。按照他們的說法:「廣州球迷不主動談政治,不代表不喜歡談,不代表不願意談,廣州人不主動惹事但也不會怕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廣州人不喜歡搞運動,但不表示不愛國,愛國之心早已融入每個廣州人的血液中,特別身處改革開放前沿,更明白其中道理。廣州球迷更明白,國家主權不容分裂,國家尊嚴不容詆譭。」

在網上抄錄的這段話,按照所有接觸過廣州人的讀者,不難判斷,第一句是十分準確的描述。即他們不主動談政治,確實,他們對賺錢的興趣大得多。至於後面的幾句話,是否如此大義凜然,見仁見智,當然不能排除他們當中很多人是這樣想的,否則,當天晚上他們齊聲喊「問候母親」的那句話,就不會如此真情投入。

廣州人要奪回尊嚴 是十分真實的想法

廣州球迷為何有備而來,更加貼切的解釋,還是網上的留言:「港獨分子看不起大陸人,認為素質不如港人,原來廣州人素有高素質而聞名,如今在強大的國家發展的大環境下,港人已沒有了驕傲的資本,但卻不願接受現實。」同樣,廣州人是否「素有高素質而聞名」,大家可以不同意,又或者他們對港獨如何恨之入骨,也要詳細研究;但他們要從港人心目中奪回尊嚴,則是十分真實的想法。

廣州人絕對不能讓人看不起,特別是在他們錢已經足夠多的當下,所謂衣食足而知榮辱,他們的榮辱觀,簡單的最大公約數就是不能被瞧不起。如果簡單以錢來衡量誰有權瞧不起誰的話,他們的錢不比香港人少,為何要接受矮人一截的地位?

當然錢不是唯一的衡量標準,為了賺錢也不是廣州人唯一的目標,他們的愛國觀和民族觀也會影響他們的行為。問題是當廣州和香港兩地居民發生矛盾齟齬的時候,誰來勸架?誰有能力阻止打架?

文革期間廣州紅衛兵支援香港反英抗暴鬥爭的行動,隨着風潮過後而停息,但深圳的解放軍支持民兵跟港英軍警對抗,他們的指揮部桌上的電話,是24小時不間斷地跟中央軍委保持聯繫的,什麼情況下開槍、開完一槍可不可以開第二槍,沒有北京的首肯誰也不敢擅作主張。

問題是今天的恒大球迷,他們是普通市民,平常狀態下絕對不政治化,他們要組織來香港為球隊打氣,沒有任何理由阻止,也不可能搜查每一件行李看有沒有敏感標語。他們都不能「自由行」,對廣東省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都是醜聞。一旦到了諸如上月的「問候老母」事件,網站上刺激兩地關係的言論,可以強制執行「引用內容由於違規已被刪除」,但能禁止他們其他的充滿民族激情的發言嗎?

六七反英抗暴事件已經過去50年,兩地的各種情況已經千差萬別。誰都不能用舊眼光來判別對方,誰都不能用老黃曆的方法來處理事件,更不可能用老辦法來化解矛盾。

資深傳媒人

文:阮紀宏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2017年5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