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銳輝:沒有分享的舊照片

剛過去的星期日,是六四遊行的日子,準備瀏覽面書時看到頁首的回顧相片:原來六年前的六四遊行是同一天,相片中是四個自發來參與遊行的學生,滿臉稚氣地推着籌款車,在已經封路的電車路上合照。今天,四人都大學畢業了,各自在社會不同的崗位打拼,有的更已在自己的範疇幹出成就薄有名氣。

面書重溫這些舊照,正是希望版主上載與人分享,自己看着相片,也想像得到學生們在面書上重拾自己六年前的青澀那份興奮。正準備點擊分享之時,心情驀地一沉,收起了準備分享的指尖。

曾經有年輕人因為在社交平台上表達過對佔中的支持、在面書上貼上維園燭光的圖等等,因而在求職時遇到刁難,甚至在網上被起底欺凌。這次年少時的參與,會否為他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呢?

還記得二○一二年反國教運動時,公眾對公民廣場內的年輕人是包容的、欣賞的——難得年輕人積極參與社會嘛!即使是二○一四年的佔領運動初期,報章傳媒仍可坦然拍下一張張罷課中學生的臉,不怕為他們帶來什麼麻煩;但今天撕裂的社會氣氛令年輕人容易因為政治表態而招來惡意批評,而被迫要犧牲本來應有的表達意見分享感受的自由。

最後,我無奈選擇了將舊照私下與教過他們的老師分享,即使不忍看見對批判政權的包容點滴消減。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