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炎黃春秋》被改組說起

內地有一本在海內外頗有影響力的雜誌,叫《炎黃春秋》,最近發生劇變,只要翻開該雜誌的8月份和9月份的扉頁,便知道了。

8月份的扉頁,仍然如前的刊有一份名單,分別有顧問、編委會、社長等名字,過去雜誌仍是老社長杜導正和他的女兒杜明明所主持,雖然社長已由賈磊磊掛名,主辦單位仍是「中國藝術研究院」。

到了9月號,長長的編委會名單不見了,杜氏父女的名字也不見了。顯然,該刊經過內部的一番爭鬥,杜氏父女經過一番掙扎,已被踢出權力中心。

早前社會上早有一番議論和傳說,就是這份刊物經過有關方面的壓力和改組,早已變色。

極左的宣傳部門

為什麼北京宣傳部門,容不了這份略有「異見」的刊物?其實,該刊基本方向還是擁護共產黨的領導,擁護以習近平為首的黨中央領導的。據說該刊還是靠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對該刊的題辭﹕「炎黃春秋,辦得不錯」,才能夠延續至今。我曾親自參觀過該刊物的社址,也親眼看過習仲勳的題辭。而且我也訂有該刊,期期都看,並不覺得該刊有什麼越軌的文字。它只是多刊登一些革命歷史掌故,一些高級幹部的回憶錄,如此而已。

宣傳部門要封殺它,就是預防它「越軌」,刊登一些他們害怕發表的回憶錄。其實,何必作如此的驚弓之鳥,如此沒有自信?歷史就是歷史,是封殺不了的。

徹底的唯物主義是無所畏懼的

翻開今年第8期和第9期的該刊,但也看不出刊物有什麼變樣,還是老樣子,還是刊登一些現代歷史的政治人物和故事的掌故。刊物的內容沒有改變,當局何必如此驚惶,一來改變主管單位,二來改組編輯部門,並讓「自己人」掌握,這才放心,連編委會也改掉,連杜氏父女都剔除在外,何必如此「大陣仗」呢?

毛澤東說,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懼的,但現在不少主持宣傳工作的官員,卻是對群眾的「異端邪說」害怕得要死。

不過毛澤東也是口是心非,看他在1955年打擊胡風分子,並不是「無所畏懼」,而是把人民內部矛盾當作敵我矛盾來打,而且牽連甚廣。他說要「堅決、徹底、乾淨、全部地將這些反抗勢力壓下去」,往往就把打擊面擴大化了。反胡風運動是這樣的,反右派也是這樣,至於文化大革命,更是把一些只有言論、並沒有行動的知識分子,打成反革命分子。歷次政治運動,總是犯了擴大化的錯誤。

討論《紅樓夢》變政治問題

思想上的論爭,切忌變成一場政治運動,更不要把學術問題變成政治問題。過去這方面的教訓還少嗎?

早在1954年,算是解放後不久,著名紅學家俞平伯,寫了有關《紅樓夢》的評論文字,有青年學者提出不同意見,本來這是正常的學術論爭,經毛澤東的一封覆信,居然掀起大波。正是由於解放後的「三反」、「五反」,掀起一波波的階級鬥爭,自此開展了把學術討論變成為階級鬥爭的風氣。往後鬥爭代替了討論,直至反右派、文化大革命,鬥爭沒完沒了,這種鬥爭風氣,至今並未完全清除。

中國人本來是一個愛好和平的民族,但自此卻變成以鬥爭為綱,直到改革開放以後,此種風氣才略有收斂。

毛澤東在第一屆全國人大的開幕辭中說﹕

「我們正在前進」。前進就是開明。

「我們的目的一定要達到」。目的就是民主開放。

「我們正在做我們前人從來沒有做過的極其光榮偉大的事業」。

但願如此!

吳康民

原文載於20161029日《明報》筆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