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悲情到矯情

二.二八的台灣再現反蔣鬧劇,確是未曾料到的事情。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卻亦不難理解——愈是內政無能的管治者,愈積極於操弄社會的對立情緒,還能做什麼?還懂做什麼?這是綠營的「理性抉擇」行為,他們可懶得去管,對社會來說,這「理」不理性。

蔡英文於二.二八當天出席了幾場向受難者遺屬致敬的活動,據跟隨跑場採訪的台灣朋友說,像一齣老戲碼,台上台下,致敬受敬,皆依劇本演出,但因戲碼實在過時,別說觀眾提不起太熱烈的興趣,連演員亦臉無表情,像返工打卡一樣,只想盡快把八小時的班坐完,再打卡放工,趕回家睇韓劇。

幾個會場雖然都坐滿了人,卻溫度冰冷,悶戲連連。就算蔡英文坐到台上,就算她開口說話,台下仍是交頭接耳的交頭接耳、低頭玩手機的低頭玩手機,只待最後一刻循例鼓個掌,起立目送「空心菜」總統匆忙離場,即告結束。昔日的所謂「二.二八悲情」,似乎再悲不起來了,變成「二.二八矯情」,盡顯台灣式言談的虛偽一面。

當然了,我的老天,陳水扁曾經執政八年,不是早已玩過二.二八了嗎?玩完又玩,玩了這麼久這麼多,誰還悲得起來?像一場持續二十四小時的床戲,誰不會又軟又乾?蔡英文今天再來玩弄陳水扁的口水尾,自己不覺得膩,也不嫌髒,別人很難不呵欠連場。然而,最後終究挑撥出肢體衝突,可見綠營政客的「暴力動員能量」確實超強,解放軍一旦攻台,或可像昔年的義和團一樣,奮勇抵擋個三五七日——喔,寫錯了,是三五七小時。

回想陳水扁轟轟烈烈上台,台灣人出頭天,八年裡,他除了全家人盡洪荒之力斂財賣官,便是同樣盡洪荒之力操弄省籍情結。就任總統之初,陳水扁早已成立了陣容堂堂的調查委員會,有學者有政客,花了兩三年之力,弄出了幾千頁調查報告,然後,按此報告的建議,又賠償又道歉又平反,甚至亦做過好幾回全島大拆蔣介石銅像之類的「轉型正義」動作。論轉型正義,蔡英文只是陳水扁的隔代徒孫,鸚鵡學舌,實在唱不出什麼新把戲。

可是,沒法子了,只因她跟陳水扁一樣無能,都是「在野之梟雄,在朝的飯桶」,唯有繼續地、不斷地訴諸悲情以維繫綠,即使把悲情唱成矯情亦在所不惜。

其實若要重新調查真相,蔡英文尚可重新調查陳水扁的槍擊真相,那才較有新鮮感。但空心菜不敢。因她,畢竟就只是空心菜。

文:馬家輝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3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