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南向」私人考察

春節以來,蔡英文政府小幅改組內閣人事,輿論評價不高,但確實成為年假尾聲的新聞焦點。的確,各新聞機構仍未完全正常發稿,許多記者仍在假期中,民眾固然正式開工者有之矣,但多少心態還沒有完全恢復正常上班狀態。筆者趁着春節,展開一場私人的「新南向考察之旅」,目的地是前稱為「西貢」的越南胡志明市,收穫不少。

越南人告知筆者,他們並不喜歡「胡志明」稱謂,寧可舊名稱之,路上也見到許多「Saigon」的招牌,這個城市以筆者粗略的感受,大致歸為10年前的廣州搭配20年前的高雄人。城市基礎建設尚可,到處有Wi-Fi,咖啡館內使用方便,在「西貢」的數日,可以輕易用臉書和友人互動交流,絲毫不受限;但就是民眾公德心低落,處處垃圾,越南籍友人還略帶興奮地介紹「越南式過馬路」,也就是過去台灣人很習慣的,無視紅綠燈,結伙同伴而行的草莾方式,面對潮水如湧的摩托車,不禁心想:任何城市的文明都需要時間,所幸台灣已經基本跨越這個時期。

因為戰爭,「西貢」留下許多遺蹟,阮文紹政權的總統府,或稱「獨立宮」的建築,現在遊人如鯽。筆者在各會議廳前駐足良久,細細審視阮前總統和官員討論巴黎和約的場景;也在「西貢」機場重溫美軍由越南撤退的紀錄片。中年台灣人對〈南海血書〉定不陌生,這篇當時中小學生必讀的文章,後來才知是國民黨文工體系杜撰,但當時對幼小心靈的確產生很強的效果:絕對不能像越南人一樣淪陷於共黨,太慘了!

成王敗寇,南越人窮怕了,整個「西貢」搶錢搶得兇,衍生有些不太老實的作風;但可以看到民眾經濟能力成長,日資百貨公司內人滿為患,也許是春節假期關係。說到日本,不但筆者下榻的飯店旁就是日越合作的大工程,馬路上都是日本機車,可見日本人在越南下的工夫。相對的,據「西貢」朋友說,北越人對中國人稍有好感,南越根本排斥中國人,對越共政府與中共的立場也不信任,總覺得會把越南賣給中共。

小民雖然口袋有點錢,但文化和精神面看來貧乏。即使是處處可見嬰幼兒的活力社會,但年輕爸媽帶着孩子也只能在大廣場上繞着閃動的俗艷燈座拍照,無處可去;幾天內別說是找本中文書報,就連英文版也找不到。小販零售的英文報,拿着越南盾(越南貨幣),小販一臉不屑的甩手說不夠。唉!越南盾幣值太低,身上零錢想用盡,帶回台灣沒有用,但甚至連報紙也買不到,這種鈔票有什麼用!

「亂」也許代表商機無限

純屬個人輕車簡行的短期旅程,又逢年假,不敢輕言結論。但筆者下榻歐美人士較多的區域,未到台商華人聚居區,總體而言,「亂」也許代表着商機無限。不過,蔡英文總統所謂「新南向」在筆者看來,台灣人對越南實在很陌生。如果沒有做足功課,又無強力的政府後援,不管是商人或觀光客,在這樣的市場總要小心再小心,否則吃虧必求告無門。

筆者不能誇稱是為呼應「新南向」政策而往,但對一名記者而言,總算是做到親赴現場,不辱使命。

文:王彥晨

作者是台灣資深傳媒人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2月7日)